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我永远喜欢淮阴侯.jpg
主吃邦信/萧信
目前痴迷原创神话不可自拔
冷圈专业户,辣鸡文笔,不会画画

【法亚瑟】【兰高高兰无差】孩子三天两头往夜店跑怎么办?!

脑洞来源——b站弹幕:仿佛家长去救迷失在夜店的小孩。
设定:兰斯是亚瑟亲戚家孩子,因为家里的问题自八岁起就寄宿亚瑟家。高文是亚瑟好友,两人住在一起。亚瑟因为工作问题常年不在家。
兰斯大学生,高文亚瑟靠谱成年人。
ooc预警!本文搞笑+谈恋爱!

“兰斯洛特!”
高文挤开吵吵嚷嚷的人群,群魔乱舞的景象和乱七八糟的灯光晃的他心烦意乱,只想快点找到自家傻孩子赶快回去,离开这破地方。
耳边尽是嘈杂又难听的低俗音乐,舞池里男男女女肆意扭动着,紫色红色的灯光打在他们身上,让一切看起来都充满了迷幻又错乱的感觉。
“兰斯洛特!”
高文再度大喊,只可惜这声音瞬间就弥散在了嘈杂的电子音乐中。男人皱着眉四处张望,寻找着那张看上去傻愣愣的脸。
忽地,他的目光定格在了吧台处。
远远地避开热闹的人群,一男一女正倚着吧台调笑。金发的大男孩举起手中的杯子对着面前银色长发的女子笑了笑,紧接着一饮而尽。两人的脸越贴越近,只需一个轻轻的抬头就可以开始激吻,配合着闪烁的灯光更是迷乱而充满性暗示。
哦,淦。

“所以兰斯洛特,你去那个下三滥的地方就为了跟那个女歌手幽会?”
高文瞥了一眼身旁脸颊依然被酒精烧的红扑扑,像只小动物一样气鼓鼓地盯着窗外耍小孩子脾气的兰斯洛特,好笑又好气。十五分钟前,他阴沉着脸走到二人中间一把拽着兰斯洛特的衣领就走,顺便给了银发的女歌手一个僵硬的不能更僵硬了的微笑。等到了出租车上,兰斯洛特就一直保持这个状态,一动不动地像尊雕塑。
“我已经成年了!”兰斯洛特嘟囔着。
“成年了就别跟我耍小孩子脾气。”高文按着兰斯洛特的脸让他正对着自己。
“知不知道去那种地方很危险?知不知道那种地方的女人都不可信?”
“......”兰斯洛特沉默着躲避这些问题。
“知道还去。”高文用力弹了兰斯洛特的额头一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兰斯洛特无奈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大男孩噘着嘴,明显还是满心愤懑。
“行了,别生气了,今天晚上亚瑟回来,半年不见了,一会开心点。”
十几分钟后两人下了车,高文刚一把钥匙插入别墅的门,门就被人从内部快速地打开。一抬头,两人一眼就看见亚瑟那张毛茸茸的脸上挂着标牌傻笑,相当激动地拽着高文就往里走。
“你们可是回来了!来来来!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女朋友——”
客厅的沙发上,一位银发,短裙,抱着吉他的美人浅笑着对着门口的两人友善地挥了挥手。
“——桂妮薇儿。”
瞬间,兰斯洛特和高文的脸全黑了。

等到亚瑟兴致勃勃地将爆米花和三明治端到客厅来的时候,众人已经在客厅围着茶几坐好了。兰斯洛特坐在高文身旁,两人非常默契地一脸复杂。几分钟前趁着亚瑟去厨房准备吃的,兰斯洛特慌慌张张地凑到高文耳边,开口就让正在喝水的高文喷了一桌。
“你和亚瑟不是一对吗?你们俩......不是同性恋?”
不是,敢情你跟我们俩生活十几年了都没看清我们的性取向?!
高文凶狠地瞪了兰斯洛特一眼,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当然不是!”然后抽出纸巾赶紧擦掉刚刚吐出来的水。兰斯洛特望向桂妮薇儿,欲言又止了许久。银发的美人对他尴尬地笑了一下,然后就专心致志地盯着一旁窗台上的仙人球去了。
一切回到当下。傻亚瑟开开心心地坐在桂妮薇儿身边,整个身子都惬意地陷入沙发之中,手还非常自然地搭在了桂妮薇儿的肩上。他一边望向高文和兰斯洛特,一边笑着开口:“对了,我刚在DVD店租了碟,据说是很好看的恐怖电影,咱们今晚就通宵看这个吧!”
兰斯洛特把头埋在了高文肩膀上,尽量不让自己狰狞的表情被亚瑟看见。高文尽量和善地委婉拒绝亚瑟道:“兰斯他......怕鬼。”
高文感觉肩膀上兰斯洛特的呼吸一滞,接着后腰就被人狠狠拧了一把。臭小子!高文心中暗骂。
“那,那要不咱们唱歌吧!”亚瑟不死心地接着建议道,“反正家里也有设备,唱多久都可以的!”
“这......”高文一时间没有想到拒绝的话,尴尬地张了半天嘴啥也说不出来。
“就一个晚上嘛!后天我就又走了,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嗨一个晚上没什么的吧。”
还没等高文开口,兰斯洛特突然猛地抬起头,深吸一口气:“好。”
“咱们今天就唱歌。”话音未落,他唰地一下站起来,大步流星地走到里屋去了。
亚瑟担忧地看着兰斯洛特的背影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听到储物间的门被人狠狠砸在墙壁上的声音后戳了戳高文,小声询问:“兰斯今天是怎么了?”
“不清楚......”高文停顿了片刻,飞快地补上了半句,“也许是叛逆期到了吧。”

结果他们还真的唱了一晚上的歌。
兰斯洛特从储物间搬来了整套设备,还翻来翻去找到了个落满灰尘的旧圆桌当做临时舞台。他们就把客厅清干净,只放上沙发,舞台和设备。
一开始只是亚瑟一个人唱。他准备了一条黑布蒙着眼睛瞎选了一首歌,等睁眼一看顿时叫苦不迭——他竟然抽了《Six pieds sous terre》。最后还是桂妮薇儿实在受不了亚瑟那故意的乱唱一通,笑骂着上台唱了一首《Au diable》才终止了对众人耳朵的摧残。
高文在台下默默鼓了半天的掌,许久才想起一个问题:
他们一群英国人为什么要唱法语歌?
后来话筒基本就被亚瑟和桂妮薇儿两人承包了。亚瑟唱到最嗨的时候,突然把话筒交给桂妮薇儿,自己从台上跃下像只蹦蹦跳跳的兔子跑到厨房飞快地取了把小刀来,回来一接过话筒便大声唱起了“杀杀服你”,震得本快要睡着的高文清醒的像是刚刚做完冰桶挑战一样。
兰斯洛特一直乖乖巧巧地坐在高文身边配合着他鼓着掌,但接近两点时,眼看着台上的亚瑟和桂妮薇儿唱的都快要亲上了,兰斯洛特再也忍不住,阴沉着脸猛地站起,惊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他。
兰斯洛特咳嗽了两声,脸色缓和了些许,但还是语气很冲地开口,“我困了,明天还要上学,我先睡了。”
兰斯洛特局促不安地看了亚瑟和桂妮薇儿一眼,转身就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一时间,客厅里的气氛无比尴尬,除了巨大的伴奏声外再无其他人声。
高文深深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看了桂妮薇儿一眼,然后对着亚瑟开口:“小孩子年轻气盛,我去问问他怎么回事。”
亚瑟尚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听到高文这么说,心里的忐忑不安顿时减去了大半,急忙挂着标牌傻笑点头:“好好好,你去问问他吧高文。”

轻轻敲了敲兰斯洛特房间的门,高文压低声音:“兰斯?还醒着吗?我能进去吗?”
许久,里面传来一声类似嘟囔的回应。
“嗯。”
高文推门而入,房间里兰斯洛特正裹着被子靠着墙在地上坐着,身旁摆着台灯,那是房间内唯一的光源。高文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就像个想方设法安抚自己青春期儿子的老妈子一样。尽量压下类似的吐槽,高文坐到兰斯洛特身边拍拍他的头。
“怎么了?”
“桂妮薇儿。”兰斯洛特闷闷不乐地嘟囔着,声音几乎全被被子裹住,高文费了半天劲才听清了他在说什么。
“我喜欢她。”
好吧,这可真是完美黄金档电视剧剧本了。
“怎么回事......你跟她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兰斯洛特稍微抬起点头:“半个月前,那时候她说她单身,我请了她一杯鸡尾酒,后来我们就认识了。”
半个月前?也就是说亚瑟和桂妮薇儿认识才不到半个月?不不不,现在的重点应该是兰斯洛特,高文赶紧把脑袋里杂七杂八的想法甩掉,毕竟他可不想以后每天回家面前都会上演活生生的狗血三角恋大戏。
“这......你看开点?毕竟她现在是亚瑟女朋友。”高文试探着拍了拍兰斯洛特肩膀。兰斯洛特立刻就像只受了委屈的金毛一样靠在了高文肩膀上,甜甜的洗发水味顿时充满了高文的鼻腔。
“说真的,水蜜桃味?”高文挑眉,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兰斯洛特的头发,直到那头金毛被弄得乱七八糟。
“我妈上个月给我寄的。”兰斯洛特想起母亲,不禁笑了一下,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愁眉苦脸的模样。
“好了好了,稍微开心点吧。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一下把亚瑟吓着了?”
兰斯洛特沉默了一小会,语气放软了许多:“这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明天会找他道歉的。”
“那你说我一会出去怎么跟亚瑟解释你这莫名其妙的脾气啊,”高文苦笑着弹了兰斯洛特的额头一下,“你不出去解释一下?”
“这怎么解释......”
“那我就跟亚瑟说你是刚刚被我从夜店拽出来,现在还憋着一肚子对我的火吧。”
“我是那么小孩子脾气的人吗?”兰斯洛特从高文肩膀上起来,直视着他抗议道。
“那我不会说了,还是你自己说吧。”高文耸肩,轻松地把重任重新甩给兰斯洛特。
“......算了,你还是就那么说吧。”兰斯洛特把头埋在被子里,在地上滚了一圈,把自己整个人裹得跟个木乃伊似的一动不动了。
“那我真去了。”高文站起身,走到门口时又回头试探了一句。
兰斯洛特没有回复。高文笑了一声,还说自己不是小孩子呢。
回到客厅,对着沙发上一脸焦急的亚瑟和桂妮薇儿,高文耸肩苦笑:“他刚刚被我从夜店捉回家,一直憋着一肚子火,刚刚我又跟他开了个夜店的玩笑,结果就把他惹着了。放心,小孩子闹脾气,很快就过去了。”
桂妮薇儿明显坐立不安起来,亚瑟倒是看上去安心了些。
“那我们?”亚瑟望了走廊一眼。
“没事,继续唱,你好不容易回来一次,自然要嗨通宵了,”高文说着拿起话筒,伸展了一下双臂,“你们俩都唱了半夜了,该换我了。”

“兰斯洛特你给我醒醒!”
这个月第十次将烂醉的兰斯洛特从夜店里拽出来时,高文已经完全压不住心中的怒火了。站在灯红酒绿的街上,微凉的晚风吹得兰斯洛特昏昏沉沉的大脑微微清醒了些,他挣扎着睁开双眼,醉醺醺地扯起一个笑脸。
“高嗝文。”
高文几乎要被他气笑了。他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把兰斯洛特往车上一塞坐了进去。一路上他都一言未发,只有兰斯洛特还在抱着他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乱七八糟的话。高文听到他似乎一直在念桂妮薇儿的名字,时不时还喊两句亚瑟。
得了得了,人生如戏,黄金档就黄金档吧。高文一边抱怨自己的老妈子命,一边一路扛着兰斯洛特回了家。到了家,把重物往沙发上一扔,顿时浑身轻松。
兰斯·重物·洛特在沙发上弹了两下,然后嘟嘟囔囔地换了个姿势躺好。高文深吸一口气,彻底断了把他扔回房间的念头。他干脆蹲下,直接脱了兰斯洛特的鞋,然后抽出一张新桌布盖在他身上,自己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深呼吸平复心情。
等到心情差不多平定下来,兰斯洛特也睡着了。高文看着熟睡中兰斯洛特的脸,倒是安详的有些可爱。要是他天天都能这样就好了,高文一边想着一边伸手去从口袋里够烟,刚刚夹好一根,还没点上,兰斯洛特突然大叫了一声,吓得高文手一抖烟瞬间掉在了地毯上。
哦淦。
忘了这小子爱说梦话了。
高文捡起烟,点着后不禁在兰斯洛特一人就堪比一只马戏团的梦话中陷入沉思。听着兰斯洛特说的越来越奇怪,从隔壁邻居苏珊姨妈家的苹果派一直说到自己今天袜子的颜色,滔滔不绝犹如大江东去。眼看着兰斯洛特就快说起单口相声了,高文决定做点什么。
于是他掏出手机,点开了录音。

第十八次把兰斯洛特从夜店捉出来后,高文已经轻车熟路了。连街上的出租车司机都记住了他,每次看见他,都是一脸“我懂我懂”的微妙表情。
塞人,上车,回家,开门,扔人,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高文点上烟,看着睡得一脸安详的兰斯洛特陷入沉思。
我怎么这么熟练——不不不,先想想怎么才能阻止这小子再去夜店才对。
结合自己前半生的经验,高文迅速得出了一个结论——得让兰斯洛特的注意力从失恋这件事上迅速转移开来才行。

第二天,估摸着兰斯洛特该出校奔夜店了,高文守在学校大门口,目光扫过来来往往的人群。攥紧了手中的两张电影票,高文感觉自己是说不出的尴尬——这种小女生放学后羞涩地在校门口约心仪的学长一起看电影的日漫风是怎么回事!
没多久,他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跟着人潮一起走出校门。
兰斯洛特打着哈欠向前走着,昨晚他去的夜店太偏了,导致高文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他,因此昨天他睡得也特晚。一走神,不经意就撞上了面前的人。
“抱歉。”兰斯洛特抬头,看清对方脸的瞬间顿时愣住了。
“哟。”高文自然地拦住兰斯洛特的肩膀,让他跟自己并排,然后掏出电影票在他面前晃了晃。
“《○罗纪世界二》,要不要去看?”
兰斯洛特懵逼地看着高文,半晌才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啥?电影?”
“走吧走吧,我票都买好了。”高文几近是挟持着兰斯洛特,一把就把他推上了等候在一旁的出租车。兰斯洛特上了车才反应过来,急忙想要下去,却被高文按住手根本开不了车门。
“行了行了,别闹了,票都买好了,你就从了我吧,”高文无奈地按着兰斯洛特不安分的爪子,“你知不知道每天找你的那些车费都够我,你和亚瑟这个月天天看一场电影了吗?”
兰斯洛特听到这话,气势顿时弱了下来。他眨眨眼看着高文,很是困惑与无奈:“那你可以不去找我啊。”
“你知不知道你去的那些地方有多危险啊。”高文忍不住伸手狠狠揉了半天兰斯洛特的毛,直到对方原本柔顺的金发全都张牙舞爪地立起来才住手。
“上上次我去找你的时候,你们系那个叫啥伊兰来着的女人,就正在往你的酒杯里倒东西你知不知道。那次只是春药还好一些,再几周前,那个叫摩根的还试图骗你吸粉你都忘了?”
兰斯洛特哑巴了半天,最终在高文和善的注视下点了点头。
“还有再上次,你被丁纳丹那小子怂恿穿了女装上台跳钢管舞,都忘光了?”
兰斯洛特脸涨得通红,急忙捂住高文的嘴。
“别说了别说了!”
吵吵闹闹中,电影院到了。两人下了车,进了场。两小时后,两人一脸茫然地出了影院,在附近的星巴克找了个地方坐下。
“我还是不懂,她为什么要放出恐龙?万一它们杀害人类怎么办?”兰斯洛特咬着吸管,缠着高文一遍遍地询问同一个问题,烦到高文开始后悔选了这部电影。
“这只是艺术作品,不能太较真了。”高文想了半天,最终还是答不出这个问题。
“嗯,这样吗?”兰斯洛特皱眉想了半天,最终转移了话题:“那个男主角是星○的演员演的吗?”
“是的。”
“一拳打出妇联四的男人竟然斗不过区区恐龙。”兰斯洛特笑着开玩笑道,逗得高文忍俊不禁。
这么看,有戏!高文悄悄瞥着兰斯洛特的神色,看上去轻松又愉快,像是终于摆脱了失恋的阴影一般。虽然只是一时的,但高文相信这么长期下去,肯定会让兰斯洛特彻底走出失恋的阴影的。
顺带还能剩下大量的车费。

之后的每天高文都会想方设法地早早在校门口堵着,把他硬生生从前往夜店的路上拽回来。一开始兰斯洛特还会想办法从侧门或者翻墙逃走,但奈何高文跑的快,眼神还好,总能轻而易举地察觉兰斯洛特的动向并且把他抓个正着。
兰斯洛特每次都把这归为高文的运气好,但高文知道这不是运气,是科技——他偷偷摸摸在兰斯洛特手机里下了个定位软件,而且非常幸运地一直没被发现。从这点来看,似乎说是运气也没什么问题?
在成功把电影院目前所有的电影都看完后,高文又换了一种方式。他带了一把吉他,强行拉着兰斯洛特在学校对面表演。对此兰斯洛特当然是拒绝的,但谁料这一幕竟然被同系的学妹看见。在学妹的苦苦央求下,兰斯洛特才不得已地弹着吉他唱了一首阿瓦隆的钟声。听到那声“喵啊~”的时候,高文笑的差点背过气去。
之后的一周兰斯洛特就被各种闻风而来的学妹学姐们包围着,甚至还被授予了一个“k大之花”的奇怪美誉,高文在一旁吃瓜吃的开心的不行。
实在受不了了的兰斯洛特想了个损招,把基友崔斯坦连蒙带骗地拐到了平常唱歌的地方,等人群一聚集,他把吉他往崔斯坦怀里一扔就溜。结果没跑几步就被高文拽着领子动弹不得了。
高文仔细思考了半天,决定再换个方式阻止兰斯洛特前往夜店——打篮球。第一次两个人在篮球场上从下午打到半夜,都没分出胜负。结果第二次,兰斯洛特就胜了高文些许,第三次,兰斯洛特已经能够碾压高文了。
这种太丢面子的方式还是早日放弃为妙!高文想着,一边擦去满头大汗,一边收拾一地的空瓶和那个被蹂躏了许久的篮球。


K大,圆桌社,又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和平下午。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专心致志地做着自己的事情,直到那个男人蹦蹦跳跳地走到了兰斯洛特面前。
“哟兰斯,你男朋友今天也来吗?”
正在喝水的兰斯洛特听到丁纳丹这句话,差点呛死。路过的崔斯坦本来幽怨地盯着兰斯洛特,这一下也被语不惊人死不休的丁纳丹吓得只顾着看他了。
一瞬间,丁纳丹收获了所有人的注视。
“嗯?我说的不对吗?”
“你......咳咳,说谁?”兰斯洛特咳嗽了半天,才哑着嗓子问。
“当然是那个天天到校门口等你的人了,”丁纳丹突然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哦!我明白了!他是你的追求者?你们还没正式在一起?”
“什么玩意!那是我......”兰斯洛特的话卡住了。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肃的问题。虽然他自八岁起就跟着高文和亚瑟——大多数时间是跟高文——一起生活,但实际上,他也只跟亚瑟有一层极淡的血缘关系,跟高文,两个人更是什么关系都没有。
“嗯?你什么?”
“我,我朋友。”兰斯洛特咳嗽了几声后继续说道。
莫德雷德默默拿出手机,调大音量放起了《There!Right!There!》。在音乐声中,所有人都对兰斯洛特投来了“我们懂”的目光。
不!真的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下了出租车,高文急急忙忙地打开手机定位软件,寻找着兰斯洛特的位置。方才路上出了车祸,堵了好久,现在兰斯洛怕是早就已经溜到十万八千里外了。
然而出乎高文的意料,兰斯洛特竟然就坐在校门口对面的街边,面前摆着个小鼓,边敲边唱,一旁还有人在弹吉他。这对组合吸引了不少的路人在一旁围观。看到街对面的高文,兰斯洛特还挥了挥手,一瞬间,高文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向上涌。
高文急匆匆过了马路跑到兰斯洛特身边,挤过人群,兰斯洛特看到他,示意他稍微等一等,高文便停在了人群的中间。金发的大男孩和着鼓声和吉他,唱着欢快的情歌。他时而沉浸在自己的旋律中,时而抬眸望望周围的人群,然后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一曲终了,兰斯洛特起身对着围观的众多少女行了一个骑士礼,英俊的青年再配上彬彬有礼的姿态,引起不少女性激动的尖叫。
“诸位美丽的小姐,请恕我失陪。”
兰斯洛特说完后望向高文。不知为何,高文感觉心脏的跳动开始加快。两人对视着,直到兰斯洛特忍不住笑出来了为止。他笑着走向高文,面前的人群都自然地为他让开,他便一直毫无阻碍地走,直到两人面对面才停下。
高文这时才突然发现,当年怯生生抱着书包站在亚瑟家门口的小包子竟然长得如此之大了,当他抬头挺胸的时候,竟然已经和高文一边高了。
“高文,我有点话想跟你说。”
两人走出人群,走过街角后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里。不少围观的少女都按捺不住八卦的心,蠢蠢欲动试图跟上二人去偷听些劲爆的内容。还好崔斯坦及时出现,重新吸引了大部分人的注意,剩下小部分不死心的好奇者就靠莫德雷德和丁纳丹去拦着了。
快步走了许久,直到确定不会被人打扰后兰斯洛特停下了脚步,并且顺带拍了拍还在前行的高文。两人一起停在街边,兰斯洛特深呼吸了几下,看上去下了很大决心才开口:
“高文,你是不是......”
“喜欢我?”
一时间,兰斯洛特和高文大眼瞪小眼。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兰斯洛特不禁开始后悔,甚至想要抽死自己。自己怎么可以这么轻易就信了丁纳丹的话!
“......不是,兰斯你是怎么产生这种想法的?”
高文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哭笑不得地问道。
“你看,桂妮薇儿那事后你就天天拉着我出去,两个大男人去哪里都形影不离的,自然就......”
“真的是你这么想的?”
沉默几秒后,兰斯洛特举双手作投降状。
“好吧好吧我承认,这是丁纳丹的猜测。”
高文一方面哭笑不得,一方面又莫名其妙的产生了一丝心虚,后者在产生的瞬间把他吓了一跳。情绪的产生是不受任何人的控制的,想到这点的高文一个头两个大。


傍晚,等到兰斯洛特和高文一走到家门口,就看见门口站着一个人影和好几个旅行箱。走近了,两人立刻辨认出了那是亚瑟。
“高文!兰斯!”亚瑟一看见他们便激动地挥着手叫起了他们的名字,“我忘带钥匙了!”
高文嘴角一抽,掏出钥匙干脆利落地打开门,顺便帮着亚瑟和兰斯洛特把大包小包的行李一起搬入房内。
收拾了半天,终于把一切都整理好了,亚瑟立刻眉飞色舞地讲起了他这次回来的原因:他准备要和桂妮薇儿结婚了,于是特意请了两个月的假准备婚礼和蜜月。
高文听到一半就忍不住偷看一旁兰斯洛特的神情,好在经过他这么长时间的各种努力,兰斯洛特看上去对桂妮薇儿这个名字已经不再敏感了,只是神色如常地静静站着。
直到高文看见他攥得发白的指尖为止。
等到兰斯洛特去准备晚饭时,高文拉住亚瑟悄悄开口:“亚瑟,帮个忙呗。”
“高文你说。”
“怎么做才能让人快速走出一段失恋的经历?”
亚瑟惊讶地睁大了眼:“失恋?高文你什么时候恋爱了都不告诉我?”
“不不不,我是说兰斯,他前段时间失恋了,还天天往夜店跑。”
亚瑟看上去明白了什么,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
“要走出一段失恋,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快点投入下一段感情了!”
高文的表情顿时微妙起来。
下一段感情?这方面自己完全帮不了兰斯洛特啊。

亚瑟回来的头几天,兰斯洛特都乖乖巧巧地没有再去过夜店,不用高文去学校盯着他都能自己乖乖地回家待着。
然而,某天清晨,亚瑟一早起来激动地向还睡眼朦胧的两人宣布今天桂妮薇儿要来家里找他。一瞬间,兰斯洛特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精神,迅速地就吃完早饭冲出家门。
等到了晚上,高文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当他打开手机上的定位软件时,竟然完全失去了兰斯洛特的踪迹,看样子他已经发现了高文次次都能找到他的关键。
高文焦急地在校门口等了半天,突然有个人从背后拍了他一下。高文回头,来人正巧他也认识,正是兰斯洛特的好友丁纳丹。
“在找兰斯吗?”
高文点点头,丁纳丹露出了然的神情,接着不知从哪里掏出地图,指着地图上的一处酒吧开口:“他说你觉得夜店太乱,就去这家酒吧了。”
“谢谢!”高文一把抓过地图,不等惊讶的丁纳丹开口就急匆匆地跑掉了。
“不是......这什么人啊,跑得这么快还说只是朋友?”

大步走入酒吧,高文环顾四周,一眼就看见了角落里安静坐着的兰斯洛特。他走到兰斯洛特面前,用力一拍桌子,兰斯洛特头也没抬,只是抬眸盯着他,默默无言。
“走。”
高文看到兰斯洛特一动不动,甚至把目光投向别处后气不打一处来,他拽着兰斯洛特的衣领,让他直视自己:“做个成年人好不好?桂妮薇儿的事就那么难以面对吗?非要自暴自弃把时间全花在这种地方才好?”
“......”兰斯洛特的嘴唇动了动,似乎说了什么,但高文却没有听清。他皱着眉凑近了些,兰斯洛特再度开口:“不是这件事。”
“那是什么?”高文把兰斯洛特拽起来,站好后拉着他的手就走向店外,“你先出去清醒清醒。”
走到店外,两人默默对立着,谁也没有先出声打破沉默。兰斯洛特看着高文,慢慢地靠近他,混着酒气的吐息喷在高文的脸上,让高文一瞬间忘记了思考。
突然,什么柔软的东西碰到了他的唇。高文在震惊中回过神来,刚想推开兰斯洛特却反而被对方一把抱住。等到兰斯洛特移开时,两人都已经脸色通红。
“你干什么!你,你疯了?”
高文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一瞬间的感受——震惊,惊吓,愠怒,不安,担忧,喜悦......所有的词汇汇聚在一起,乱七八糟地堵住了他的整个心房让他快要说不出话来。
“所以我才说不是一回事......”
突然间兰斯洛特竟然哭起来了。本来就不知所措的高文这一下更是雪上加霜,只得赶紧抱抱兰斯洛特安慰他。哪有我这样的,被人强吻了还要安慰强吻我的人别哭。
“行了行了,等明天,我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你也别这样了,行吗?”
“不行。”
谁知兰斯洛特竟然一边哭着,一边哀怨地拒绝了高文的提议。
“我喜欢你,不行吗?”
高文深深呼了一口气,没再说话。他拦下出租车,两人沉默地坐着一直到家,下了车,门口正站着忧心忡忡的亚瑟。看见一脸泪痕的兰斯洛特后亚瑟更是吓得够呛,急忙拽着高文走到一边:“怎么回事?你干的?”
算是吧。高文点了点头,不禁感到些许头疼。
亚瑟深深瞪了高文一眼,然后急忙带着兰斯洛特进了门。高文径直去了厨房,倒了三杯水回到客厅,兰斯洛特和亚瑟都坐在沙发上,他便把水递给两人。
兰斯洛特喝了一口水,看上去闷闷不乐地盯着手中的杯子一动不动了。
“怎么回事啊?”亚瑟看他这样,心里更是着急。
“亚瑟。”兰斯洛特哑着嗓子开口,目光还定在杯子上。
“我发现我喜欢上男人了,怎么办。”

“究竟发生了什么?你如实告诉我。”
等到好不容易哄着兰斯洛特回房睡下,亚瑟立刻阴着脸质问高文。
高文眼看着再也瞒不过了,只得从桂妮薇儿的事情一口气说到了今天酒吧发生的事。
亚瑟深呼吸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如果不发生这件事,你是准备瞒着我一辈子吗?”亚瑟有些受伤地盯着高文。
“所以,兰斯跟你告白了?而你拒绝了他?”
高文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得呆呆地点点头。
“这是你们俩的私事了,我不好说什么,但有一点,别后悔,别做出任何让自己会后悔的事。”
高文呆呆地站了许久,直到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他抖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烟,躲避着亚瑟的视线走向屋外。
“我,去抽根烟。”


漆黑的夜幕下,四周的树木与房屋全被蒙上一层紫黑色与深蓝色的纱,只能听到虫鸣与几声鸟叫,空气也静的令人心安。高文点了一支烟,放空大脑了许久,才缓缓开始整理心中纷乱的情感。
自己对于兰斯洛特究竟是什么感情?
这是一个他以前一直没有思考过的问题。兰斯洛特八岁那年第一次与他见面的时候,他只觉得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可爱的乖孩子,十多年过去,这个最初印象早就不契合如今的兰斯洛特了。
其实他和兰斯洛特的相处一开始是不顺利的。但是忘了从他多大开始呢,一切都变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好到超过了兰斯洛特和亚瑟之间的关系。那个时候兰斯洛特似乎每时每刻都存在于他的生活中,一瞬都不曾离开。
他早就习惯了两人在一起的样子。一起做饭,一起出门,一起看世界杯,一起旅游,一起买衣服......等等这么说他们俩跟情侣还有啥区别?除了没有亲嘴——啊,这个也做了——和打炮之外,他怎么越想越感觉怪怪的。
那自己究竟是怎么看兰斯洛特的呢?
高文沉下气来,决定换一种思考方式。
如果是亚瑟失恋了天天泡酒吧夜店里,我会怎么做?
——管也不管,成年人了,自己爱做啥做啥去。
那这么看,自己对兰斯洛特果然和对亚瑟不同了。但这种不同是否只属于友谊的范围?高文尽力地逼视自己的内心,你愿不愿意看兰斯洛特离开你,愿不愿意看他在外受到伤害,愿不愿意看他与他人陷入爱河不可自拔?
几秒钟后,高文不禁捂住了脸。虽然没有镜子,灯光暗到也没人看得清他的表情,但是高文可以从脸上火热的温度了解到——他完了。
他似乎也是喜欢兰斯洛特的。

“兰斯,我们谈谈?”
第二天清早,高文早早起床,蹑手蹑脚走到厨房准备早餐的兰斯洛特身后,尽量不想惊到他地说道。
兰斯洛特的身体僵了一下,然后他装着若无其事轻轻一般开口。
“嗯。”
“昨天的事......”
兰斯洛特的动作彻底停住了。他咬着下唇,转身面对着高文,眼睛因为昨天的痛哭还有些发肿。
“你说吧。”
“我昨天好好想了想,觉得这件事......”高文话在舌尖转了半圈都说不出口,只好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
“我也喜欢你。”
瞬间,高文看见兰斯洛特的耳尖红了。
“不,什么......真的?”兰斯洛特雀跃地开口,却很快又皱起了眉。
“你不会是担心我伤心,才骗我的吧?”
“怎么可能。”高文笑了一下,直接抱住了兰斯洛特,在他的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然后又轻吻了他的唇。
“我喜欢你,兰斯洛特。”
感觉怀里的人整个人都羞得手足无措后高文才坏笑着松手,一扭头,正看见厨房的玻璃门外正在吃着爆米花的亚瑟,一瞬间自己脸也红了。
“我也喜欢你,高文。”
大男孩脸色通红,鼓足勇气在高文脸上亲了一口,接着就捂着脸转过身去,自己把自己羞到无地自容。
看着厨房内甜甜腻腻快快乐乐的两人,亚瑟不禁感觉口中的爆米花竟该死的甜美到发腻。在这么下去,别说早饭了,就晚饭都可以吃狗粮吃饱了。为了自己的双眼不被闪瞎,亚瑟当机立断,掏出手机,决定去桂妮薇儿家吃早饭,顺带度过一个甜甜蜜蜜的美好上午。

强行END.jpg
最后自然是大团圆的欢喜结局!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