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我永远喜欢淮阴侯.jpg
主邦信/萧信
冷圈专业户,辣鸡文笔

【主邦信】这是个半校重生者的奇妙学校01

✘如题
✘我在搞事
✘ooc注意
✘原创人物出没orz
✘可能会坑orz

01
最初,他的眼前只是一片黑暗。
忽然地,远远地蹿出了一抹亮光,若隐若现的,飘在一片黑黝黝的虚无里。
那光忽地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整个撞在了他的身上。一时间,强光刺激的他睁不开眼,只能慌乱地挥舞着四肢,刚想说什么,嘴里却冒出了一串啼哭。
“看!是个男孩!”
“哭声真响!一看就是个身体健康的孩子!”
韩信懵逼地眨眨眼,看着周围一圈蓝盈盈的怪人,心里突然冒出来个念头。
——这幽都的鬼怎么都是蓝的?

02
发现自己重生了的时候韩信心中是百感交集,不过不论前世如何,这一世都要好好度过才行。
也许是天意,这次韩信也姓韩,名字是他在周岁宴上自己抓的,还是单名一个“信”。由于重生的缘故,他打小就显得格外聪明,韩爸韩妈总是带着他走亲戚串朋友的炫耀,偶尔客人来了,还会让他在客人面前背那么两首唐诗,对此,他其实是拒绝的。
八岁的时候韩信上了小学二年级,自认为简体字大成的他软磨硬泡了许久才让韩爸给他买了原版无注释的《史记》,囫囵吞枣看完史家对自己一生的评价后总感觉哪里怪怪的,但说了又没用只好作罢。
十三岁韩信考上了市重点初中。韩爸韩妈都是理科生,韩爸在国企上班,韩妈干脆辞了职在家做全职主妇。就在初中那年,一款叫“王者荣耀”的游戏突然火了起来。
看着游戏里一头红发高马尾,扛着长枪笑嘻嘻的“韩信”,韩信突然后悔自己当年非要抓“信”这字了。
十六岁,考了个还不错的高中。早已经习惯了别人叫“重言”和“跳跳”的韩信基本上已经完全免了疫,直到一天,他前座女生突然回头,严肃地看着他问道:
“韩跳跳,你知道信白吗?”
那一天,韩信第一次认识到了同人这种事物的威力。

03
在了解了信白后半个月,韩信都没敢主动再去找前面的那个女生说话。那个女生倒是一直主动追着他,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喜欢韩信,只有韩信知道,这女生只是cp魂泛滥而已!
“跳跳!跳跳!我听说高二有个学长叫李太白!你有没有兴趣认识一下?”
某天中午午饭后,韩信正趴在桌上补作业,那女生突然戳了戳他,小声地问道。
“不想”二字还没开口就被他强行压了回去。冥冥中韩信有种预感,他若是敢说“不”,这女生一定会连着骚扰自己半个月这件事。
“当然......好啊。”说话的时候韩信感觉自己的脸都在抽搐。
这女生还真说到做到,周五社团活动,韩信本来没有社团正准备回家,却被她强行拽着到了篮球社。
一走到操场上,阳光刺眼的令写了半天练习题的韩信有点眼睛疼。他眯着眼睛,被那个激动的女生拽着走向最西边的一个篮球架。那里有四个男生正在打球,一旁的长椅上还坐着两个玩手机的女生。
等眼睛稍微适应了些阳光,韩信才睁大了眼看向那四个人。
“看,那个黑衣服的就是李太白了!”那女生悄悄戳了韩信一下,示意韩信顺着她的目光看去。
韩信按她说的看向李太白,目光却刹那间在他身后的男生脸上僵住了。
一瞬间冷汗涌上脊背,韩信的手有些颤抖。他扯了一下那女生张嘴想要离开,但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那女生完全没有注意到韩信的不对劲,对着场上四个人挥着手就大喊了起来:
“太白!我把韩跳跳带来了!”
随着他这句话,场上四个男生都扭过头来望向韩信。韩信一下子就和李太白身后的那人目光直直交汇,一瞬间两人都愣住了。
韩信呆呆地看着那张无比熟悉又无比陌生的脸,不禁感觉眼前发黑,大脑空白,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格外难受。
为什么,刘邦/韩信,也会在这里!?

04
曹闻笛——不,准确而言是曹丕,看着一脸呆滞的韩信和刘邦,心下顿时明白了大半。看着大汉的开国国君一脸懵逼的傻样,他不禁心里小小的幸灾乐祸了一下,连几日前被刘邦拽着狠揍一顿的仇都瞬间看淡了许多。
回想自己的出生,曹丕真是无比羡慕周围这帮人。同样是重生,怎么别人都是就重生他一个,就他,刚刚能睁眼,父亲就大步走到他面前,一脸严肃地看着他:
“子脩?”
曹丕沉默。
“仓舒?”
曹丕继续沉默。
“子健?”
曹丕......沉默。
“......子桓?”
曹丕艰难地点点头,曹操与他对视一眼,双方的表情都顿时微妙起来。
闲话休提,视角回到篮球场这里。曹丕和一旁的吴质对视一眼,都幸灾乐祸地后退一步,把舞台留给韩信和刘邦。
李太白——或者是李白懵了一秒,看看曹丕吴质,看看刘邦韩信,心下顿时明白了。他本也想和曹丕他们一起让出空间来给韩信刘邦,但奈何已经被人点名叫住了,只能硬着头皮上前。
“你好,韩信同学。”李白僵硬地扯出一抹微笑,对着韩信打了个招呼。
韩信打了个激灵,回过神来急忙看向李白。他明显失魂落魄地对着李白勉强打了个招呼,然后就呆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嗯?怎么了?”那妹子——她名叫黄清,终于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尴尬。她看看失魂落魄的韩信,看看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着的李太白,看看后退到了一旁交头接耳的曹闻笛和吴质,目光最终落在了整个人都呆愣住了的刘季身上。
“那个,韩信,刘季,你们认识?”
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头大了。
——怎么办,本来是为了嗑信白RPS才撮合两人认识结果现在看情况信白要变成邦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05
刘邦一开始的确是无比震惊,但是过了半分钟他就冷静了下来。淡定,他告诫自己,看看身边,连篡了老子大汉的熊孩子都活了,还有谁是活不了的!
“嗨。”为了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尴尬寂静,他上前走到韩信面前,秉着厚脸皮嬉皮笑脸地打起了招呼。
“你们真认识?”黄清惊讶地看看韩信又看看刘季。看不出啊,韩信这么乖的好学生会跟刘季这种吃喝赌抽四毒俱全的人认识。
“嗨呀,不是有句话叫'一见如故'么?”
韩信看着越来越近的刘邦,脑袋紧张的空无一物。他该怎么做?他真的是刘邦吗?如果是,他又该怎么办?
看着刘邦那张脸,他不禁会想起前世——伪游云梦的马车上,伪善的帝王第一次彻底撕下面具,那是他一切噩梦的开始——
——不,那开始应该更早。自他们相遇的一刻起,那噩梦就开始了。
两人不是真的认识,黄清小小松了一口气,但是又产生了疑惑,“那怎么......刚刚你们俩都呆住了?”该不会是刘季曾经霸凌过韩信,所以韩信看见他的一瞬间才会呆住吧。想想刘季平日里带着卢绾等一众基友的所作所为,她更是对这个猜测坚信了几分。
如果刘邦听得到她的内心话,怕是会摇头苦笑。霸凌?丫头啊,你太天真了。刘邦此刻内心也无比纠结——告诉韩信,还是不告诉他?无论哪一种,对于他们之间完全破碎了的关系似乎也都于事无补。
反正告诉他他也恨我,不告诉他他也依然恨我,那我遮遮掩掩个毛线!刘邦这么想着,下定了决心。
“咳......”话在嗓子里百转千回地绕了半天都没能说出口,这种情况下实在太过尴尬了!
——怎么跟被自己间接害死的前恋人说明自己的身份!急!在线等!

评论(9)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