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我永远喜欢淮阴侯.jpg
主吃邦信/萧信
目前痴迷原创神话不可自拔
冷圈专业户,辣鸡文笔,不会画画

【克科泉大三角】孤城

科克泉大三角
设定时间在一部之前,布诺刚刚加入食尾蛇没多久。
原创内容很多,慎点。

00
天空在坠落。
群星变成了火球,呼啸着砸在古城苍凉的圣殿顶端。
手握冰凉匕首的白须老人先是一愣,旋即发出凄厉的惨叫。
“来不及了!来不及了!都是这个孩子!这个不该出生的怪物!”
他的面前,一个初生的婴儿正恬静地睡着。外面的世界末日,丝毫没有扰乱她的睡眠。
又一颗流星落地,无数的人连惨叫都未曾发出就被蒸发得无影无踪。
那孩子动了一下手指。她醒了,半懵懂半好奇地睁开眼,看着颤抖的老人,傻乎乎地咧嘴——
只是一个呼吸,一颗洒着鲜血的球型物体跌落在地上,弹了一下,撞到墙壁上才停下,在地上留下一条小小的血路。
那是她的头。
她的嘴微微张着,是介于笑与无之间的表情。空气中似乎还回荡着她的呼吸声与心跳。无神的眼睛望着持刀的老人,像是无声的质问与嘲讽。
“神啊,原谅我们吧......”
回答他的,只有陨石。

01
踏上地面的一瞬,黄泉有些踉跄。稳了稳身形,他抬头四下打量。
荒凉空寂的戈壁,远边重叠的灰黄山峦,不远处一块刻着三个模糊不清字迹的黑石,还有那石头身后破败死寂的荒村。
这就是女王所说的古城兰斯特的遗址所在地?他皱眉着掏出地图,再三确认无误后只得收起地图。
这地方已经偏到了北之黎的最边境,再走,就是蓝星上的未知地带了。
如果说光是这不生寸草的鬼地方就已经够让人头大了,那么,更让人头大的还在后面。
临行前,女王特意找到他,跟他详细解释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
“......卡斯特是传说中的怪物九梦幻貘最后一次出现的地方,传说那里藏着无尽的宝物......”
冰火宝座上的少女微微抬眸,青葱般纤细的手指轻轻在空中点了一下,嘴角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
“找到它这件事很重要,所以,在那里会有一位搭档等待着你......”洋娃娃般精致的少女高高在上的随口一说,对他而言简直是五雷轰顶。
搭档?
开什么玩笑!
让那种声名赫赫的正派怪物大师空降四天王,谁知道他是不是真心加入,一个阿尔伯特就已经够烦人的了!这种没有见识过人性的软弱家伙怎么可能真的成为食尾蛇的一员?
还没有到达目的地,黄泉就做好了打算。等会一见到那个叫克劳德的怪物大师,自己一定要先给他一个下马威,告诉他什么才是真正的食尾蛇!
走近黑石,黄泉才勉强看清了石上的文字。
“兰斯特。”他轻声念出石上刻着的三个字。
兰斯特,这三个简简单单的字象征了什么?
无穷无尽的财富,令人垂涎的权力,强大神秘的怪物......还有三百年前,那场导致古城毁灭的神秘流星雨,这一切,在三百年间不断吸引全蓝星的冒险家们来到这里,然后,沓无音讯。
走过黑石,入目就是苍凉荒芜的废村。路边的房屋多被风沙掩埋,屋顶的茅草破着大洞,风一吹,黄沙吹得人满脸都是。
真是该死。黄泉一边手忙脚乱地清理着渗入右半张骷髅脸里的沙子,一边急匆匆地向前走。
走了不久,眼前突然豁然开朗。两旁的房屋向左右延展开来,形成一个圆环包围着一个巨大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一座已经破败不堪的水井。
在已经变成一堆废砖的水井上坐着一个男人——黑色头发,黑色眼睛,一下巴的小胡渣,略带阴鸷的眼从黄泉踏入广场的第一步起就死死盯着他。
“克劳德·布诺·里维奇?”红发的青年虽然半张骷髅脸都是脏兮兮的沙子,但气势丝毫不受影响,嚣张地笑着回瞪男人,不急不缓地径直走到他面前。
“黄泉。”克劳德点点头作为回应。他从水井上一跃而下,与黄泉面对面站着,气势丝毫不弱。
一瞬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剑拔弩张,这哪里像是同队的搭档,更像是两个疑心对方可能与自己争夺赃物的咄咄逼人的匪盗。
“你来多久了?”黄泉率先开口,他决定绝对要在这个初来乍到的新人面前好好耍一耍前辈的威风。
“半日。”
“找到什么了?”
“暂时没有。”
黄泉绝对不会错过这个机会,他嘲讽地笑着看向克劳德。
“一无所获?”
“......”
“我就知道,女王大人不该把任务交给什么正经八百的怪物大师——”黄泉特意把声音拖得阴阳怪气,一边说一边用余光撇着克劳德的反应。
“——他们可舍不得累到自己。”
克劳德一言不发地别过头去。他本意是不想与黄泉争吵,但在黄泉看来,却是对自己的轻蔑。
“你......”黄泉刚想说什么,突然,克劳德伸出手一把捂住他的嘴,示意他别出声。
黄泉恼火地挣扎了一下,克劳德瞥了他一眼,伸出一根手指示意他安静,然后指了指广场对面黄泉方才的来路。
黄泉不带好气地回头,接着就被惊呆了。
在方才的路口,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人影。那是一个一身淡蓝色连衣裙的少女,一头黑发随风飘荡,白皙的肌肤怎么看都不像是会在这戈壁里常住的人。
最奇特的是她的双眼——在日光下,那双眼睛闪烁着青金色的光芒。
少女怔怔地盯着二人看来许久,忽然露出笑容,一转身跑掉消失的无影无踪。
“那是什么?”克劳德一松开手,黄泉就立即问道。
“不清楚。”克劳德的脸色凝重,他轻轻挥手,身边多了一只蓝色的怪物。
“人?不对,那更像怪物。可也不对......”反正无论那是什么,这么神出鬼没,又来历不清,八成是和兰斯特有关系了。
黄泉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之前见到过几次她?”
“三次。”
“每次都是这样?”
克劳德摇摇头:“那三次我都没有看见她的正脸。”
这次不仅看到了正脸,她甚至还笑了一下......克劳德的视线落在一旁的骷髅脸身上,对方的样子的确一开始有些吓到了他,但现在他已经无所谓了。
莫非和他有关?
“总之,先去看看吧。”黄泉瞥了一眼克劳德,后者轻轻点头,跟在黄泉身后。红发青年在前,黑发男人在后,蓝色的怪物紧紧跟在男人的身后飘着。
在迈出广场的第一步,黄泉突然感觉一阵狂风夹着风沙吹来,打在他空荡荡的右眼眶里,沙子蹦跳的呲呲声一瞬间大的令他头疼。
黄泉扭头,拽住克劳德的衣服,把他推到前面,声音懒洋洋的,仿佛他的这种行为天经地义:
“给本大爷挡住沙子。”
“哦。”克劳德嘴角一抽,但没说什么,安安静静地接替了吃沙的领队位置。

02
走了没多久,大风突然间没了。黄泉一边低头抖沙子,一边注意着四周有没有刚刚那个少女的踪迹。
突然,前面的克劳德脚步一顿,黄泉只顾专注地看着一旁的房屋,一头撞在了克劳德背上。
“嘶!你搞什么......”
黄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愣住了。
眼前哪有克劳德?他刚刚撞上的,竟然是方才那个少女。少女凑的极近,黄泉几乎可以在那对青金色的猫眼里看见自己的影子。
少女眨了眨眼,突然露出厌恶的表情。
“不是同类......”
黄泉眼前忽地一黑,再睁开眼,少女的脸一瞬间变成了克劳德的大脸,近得吓了黄泉一大跳。
“干什么!”黄泉一把推开克劳德,自己也后退了一步。
“刚刚风沙大。”克劳德一脸正经地开口。黄泉用唯一的左眼翻了个白眼,耸肩:
“好吧。”
两人继续向前走,不久就走到了村门口的黑石。黄泉上下打量了几眼那块石头,突然发现靠近地表的石头上有一块小小的凸起,在整块光滑的石头上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什么?”说着,黄泉伸出手按了一下那块凸起。
那凸起竟然是活动的,按下后发出一声清脆的“咔哒”,接着,就是一片沉默。
“就这么没了?”沉默了几秒后,黄泉站起身望向身后的克劳德。
话音未落,大地突然开始震动,两人都踉跄了一下,接着错愕回头——在村子的中央,一座辉煌的宫殿拔地而起。
宫殿在日光下金光熠熠,顶端不断掉落着灰黄的沙土,声响如同惊雷。黄泉与克劳德默契地对视一眼。不等黄泉开口,克劳德干脆利落地让风隐操控重力,两人顿时飞向那座神秘的宫殿。
飞到宫殿门前时二人落地,黄泉立即晕晕乎乎地扶住宫殿大门,有些愠怒地瞪着克劳德抱怨道:“你那怪物能不能稳点!”
“一回生,二回熟。”克劳德说着走近宫殿。还未等触及大门,宫殿大门突然打开了一条细缝。
一股大风从那细缝里喷出,两人猝不及防都被吹得狼狈后退。克劳德一屁股跌坐地上,黄泉摔在了一旁,两人抬起头,迎着狂风瞪着那扇缓缓打开的门。
门默默打开,狂风却没有停。门口,正站着方才那个青金色眼眸的少女。她微微笑着,蓝色的连衣裙上缀满华美的珠宝,看着贵气逼人。
“......”克劳德似乎说了两个字,但是隔得太远,黄泉完全听不见。
“你说什么?”黄泉大声地吼着,但结果和克劳德的那句话一样,都被狂风打的支离破碎。
罢了,不管他了,先让这该死的风停下再说。黄泉心神一动,般若鬼王从眼眶中带着一头沙子钻了出来,接着像一条灵活的蛇一样冲向少女,在少女微微发怔的目光中一口吞噬她的影子。
顿时,风停了。
黄泉气喘吁吁地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沙子,回头眯眼看着半个身子都埋在沙中的克劳德,突然咧嘴笑了一下。
“哈,没本大爷不行吧?怪物大师?”黄泉笑着走向克劳德,后者一边呸呸呸地吐着嘴里的沙子,一边盯着黄泉。
黄泉走到克劳德面前,一把把他从沙子里拉出来。接着,他把目光投向门口被定住了的少女。
少女青金色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依然那么淡淡地笑着。黄泉皱了下眉,让般若鬼王操纵着少女走到自己的面前。
“说吧,你是什么人?装神弄鬼的,想怎么死?”黄泉抽出小刀,抵着少女白皙的脖颈,笑容在一旁的克劳德看来满是疯狂。
少女的目光原本锁定在自己的影子上,听到这话,她的目光缓缓上移,在经过那把小刀时微微停滞,最终定格在了黄泉那张嚣张的不行的脸上。
“看什么?本大爷长得再帅也跟你没关系。”
黄泉的笑容突然凝固在了脸上。
只是一瞬间,少女突然伸出手,一把握住了他的胳膊,接着睁大了双眼。那双青金色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白光,顷刻就吞没了两人。
“黄......”克劳德意识到事情不对,急忙上前试图抓住黄泉,但他只抓住了一把空气。
“......泉。”
回答他的只有一片寂静。

03
“醒醒?醒醒?”
黄泉睁开眼时,眼前是一片璀璨的星河。微风轻抚过他的耳畔,带来阵阵泥土与青草的芬芳。身下凉凉的,他费了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躺在草地上。
他吃力地坐了起来,可能是睡得久了,身子都僵了,一动,身上的关节就都跟着嘎吱嘎吱地响了起来。
坐直后,他抬头——眼前是一片黑天鹅绒般的苍穹,上面洒满了钻石般的星辰,最顶端,圆镜般的月静静照着地上大片大片的赤色曼珠沙华。
“怎么了?”身旁再度传来呼唤,黄泉扭动着发僵的脖子,望向身旁。
那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棕色的长发扎在脑后看起来文静温顺,少年人还未张开的眉眼此刻只能用清秀来形容,明月和群星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银边。
“怎么了?睡懵了,我都不认识了?”少年好气又好笑地弹了黄泉的额头一下,“我,科里森·威尔榭,不认识了?”
“科里森。”黄泉突然松了一口气。他原本感觉身体是极沉的,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身体忽地轻了许多。
“我,刚刚做了个梦。”黄泉拍拍自己的脸颊,试图拍走晕晕乎乎的感觉。
“看出来了,”科里森装着气愤地说道,“连我都不记得了呢!”说到最后,他绷不住了,大声笑了起来。
“别笑!”黄泉被他笑的有些窘,轻轻推了他一把,“我真的做了个很奇妙的梦。”
“什么内容?”
黄泉仔细回忆,脑中却一片空白,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想不起任何内容。
“记不得了。”
科里森耸肩,接着躺在了草地上,然后扭头笑嘻嘻地给黄泉“出谋划策”:
“你要不再睡一次?看看能不能连上?”
黄泉闻言,有些迟疑地躺下闭上眼睛。他对这样做成功的可能性真的非常怀疑,但是不知道为何,他总感觉那是一个不该被遗忘的梦。
许久,黄泉猛地睁开眼,正对上科里森凑的极近的大脸。四目相对,双方都被吓的不轻。
“你......你凑的这么近干什么?”
“刚,刚刚有虫子!虫子!”科里森慌乱了一刻,接着急忙解释道。
黄泉虽然觉得哪里不太对,但还是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
科里森躺回了一旁的草地上。两人肩并肩,望着天空,久久无言。
风声夹着铃铛般清脆的水声,与草间的虫鸣合为美妙的乐章,偶尔几声夜枭长鸣打破这片平和,带来些许不同的情感。
“科里森。”黄泉率先打破沉默。
“嗯?”
“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棒的怪物大师,名流千古。”
科里森偷瞄黄泉,挚友的眼中仿佛群星璀璨,明亮的令他一瞬间忘记思考。
“嗯,必须的。”
“我们一定会成为名流千古的怪物大师!”黄泉笑着拉住科里森的手,笑的无比灿烂。
“当然了,我们可是最棒的搭档!”

04
“黄泉?”
克劳德一脚踢开破败的石门,一脚踩碎了地上落满沙土的骷髅头颅,四下确认黄泉不在后才离开石室。
这已经是第八间了,依然没有黄泉的踪迹。克劳德眉头紧皱,这地方凶险异常,而且如果他的推测没错的话——
他的目光突然停驻在一旁的墙壁上。方才光线昏暗他并未注意过这里的墙壁,此刻,他突然发现这墙壁上竟然刻满了精美繁琐的浮雕。
光线透过浮雕对面墙壁上的彩色玻璃窗进来,带着色彩的光给墙壁上的浮雕自然地上了色。
在浮雕群的正中央,是一只青色的貘型怪物,它双眼紧闭,脚下踩着雕纹繁琐的云彩,云下是金光熠熠的圣殿,再下,是无数跪拜臣服的人民。
克劳德后退了几步,意欲将整幅壁画尽收眼底。
青色的怪物踩着云朵远去,它降落在炊烟袅袅的村落之间,落地时变成了一个一袭白裙的青发女子。女子的脸部被风沙磨损的相当严重,根本看不清表情。
女子在村落里漫步,直到一座小屋前。屋前,一个年轻的猎人正在整理行装。他看上去精神饱满,意气风发。
画面突然转到森林里,猎人一箭射中母鹿的后退,在他挥舞着匕首,即将杀死母鹿的时候,小鹿冲了出来挡在了母鹿面前。猎人看着小鹿,最终放弃了杀死母鹿,而替它处理好了伤口。这一切,都被林间躲藏的青发女子看的一清二楚。
下一幕壁画是所有壁画中磨损最严重的,已经几近墙面了。
转过墙角,映入克劳德眼中的是一副天灾的画面——破损的圣殿上方是无数坠落的陨石,圣殿之中,白发苍苍的老人高举一颗头颅,他的身前摆着一张石台,没有头的婴儿尸体悬空着。在几道台阶之下,横躺着那猎人的尸体。更深处的地下,那只青色的貘被无数藤蔓紧紧束缚着。
克劳德缓步上前,地上各处都掉落着自壁画上脱落的碎片。那只青貘静静地躺在墙壁上,没有一丝破损。
克劳德伸出手,轻轻按下那只青貘。
伴着一阵震动,顶部不断落下黄沙,克劳德急忙侧身避开,但还是被呛到了些许。在震动停止后,面前的壁画突然从中间裂开,露出一条通往地下的幽深隧道。
克劳德看着那条地道,从腰间抽出打火机,擦了几下点燃后伸到前方,一步步走入地道。
在他整个人都进入地道的一瞬,身后的墙壁突然重重合上,吹来的劲风险些吹灭他手中的微弱火焰。
克劳德深吸一口气,继续向下走去。

05
这条地道仿佛没有尽头一般的冗长,那点微弱的火光只能照亮极近的一段距离,剩下的黑暗像是有生命一般,无声地吞噬了所有光亮。
不知走了多久,地道里的味道越来越刺鼻难闻,像是某种腐烂的液体与动物的皮毛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终于,眼前突然开阔。地道终于到了尽头。
地道的尽头是一条长廊,克劳德刚刚迈上第一步,长廊的两侧突然燃起了无数火把。绿色的火焰跳动着,把整个长廊照的格外诡异。
在长廊的两侧有无数透明的卵,有的卵已经裂开,有的则依然完整,包裹着一具又一具白森森的骷髅。
克劳德微微皱眉,随手拾起地上的碎石块扔向最近的一个卵。那卵虽然看着柔软,实际上却坚硬如同钢铁,石块被磕成了两块,掉落在地上。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长廊的尽头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宝座,在那之上坐着一个白色衣裙,青金色长发的女子。在宝座的一旁,那个神出鬼没的黑发少女静默地伫立着,笑嘻嘻地看着克劳德。
“那些卵中的人,都被困于自己最珍爱的一段记忆化作的梦境中,外力是唤不醒他们的,只有他们自己才能唤醒自己。”
“但三百年来,我都没有见过一个幸存者。”女子慵懒地笑着望向克劳德。
“所以,你是救不出你的搭档的。”
“哦。”克劳德淡淡地回应。
他一步步稳健地走着,整个长廊里只回荡着他一人的脚步声。走到距离入口最远的一个卵对面时,他停了下来。
这个卵里静静地熟睡着一个人,红发,半边骷髅脸,绿色的礼服,除了脸上恬淡的笑容是他所未见过的之外,其他的一切他都认识。
“黄泉。”克劳德淡淡地道了一句。
卵中熟睡的黄泉并没有任何反应,克劳德便扭过头去不再管他,直视着宝座上的女子。
此刻离得近了,女子的脸也更清楚了。那张脸的确很美,克劳德却对其提不起半点兴趣。
如果自己的理解没问题的话,这个女子就是守护兰斯特古城的怪物九梦幻貘,因为与凡人男子相爱生下孩子,最终导致她守护的兰斯特化为废墟,她自己也被封印在了这圣殿地下。
也就是说,她的本体根本不在这里,这一切都是幻觉。
九梦幻貘是可以吞噬梦境,并且把被吞噬的梦境作为攻击手段的怪物。这一切,不过是她自己因不甘心而产生的幻境罢了。
“怎么,不救救你的搭档吗?”九梦幻貘看着克劳德,饶有兴趣地问道。
“我们不是搭档。”
“哈哈哈,你骗不过我。”九梦幻貘大笑几声后凶神恶煞地瞪着克劳德,“三百年来什么样的人我没有见过?”
“那今天你可以开眼了。”克劳德云淡风轻地开口,一挥手,风隐无声地出现在他的身旁,对着九梦幻貘虎视眈眈。
九梦幻貘看着风隐,沉默了几秒后嘲弄地笑了起来:“你知道这些都只是幻觉,不是吗。”
克劳德沉默以对。
“哈哈哈哈哈,你伤不到我的!”九梦幻貘笑的花枝乱颤,之前的仪态荡然无存。
克劳德突然勾唇笑了一下。
“九梦幻貘,你太高估自己了。”
还未等九梦幻貘脸上的轻蔑之色褪去,克劳德突然一声大喝:
“风隐!”

06
黄泉迷茫地眨眨眼,望向一旁的科里森。
怎么回事?刚刚......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他的脸上?左半边脸麻嗖嗖的痛,而右半边脸却没有任何感觉。
“科里森?你刚刚是不是掐我脸了?”
“没有啊。”
不知为何,科里森的笑容此刻格外勉强,甚至都有些虚假起来。
“科里森?”黄泉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却感觉胸前似乎被什么紧紧压着,让他动弹不得。
科里森缓缓坐了起来,看着躺着动弹不得的黄泉,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整张脸都变得虚幻起来。
“我的挚友啊......”
科里森的声音忽远忽近,有时似在愤怒,有时似在悲伤,他缓缓起身,高高在上地俯视黄泉。
黄泉感觉胸口闷的厉害,头更是又昏又胀,疼的不行。
不对,这里有什么不对!
“科里森”的脸突然变成一片空白,接着不断闪烁各种表情,整个天空和身下的草地都随之一齐变换。“科里森”俯视黄泉,脸上时而悲伤,时而狂喜,整个人都无比诡异。
不,不对......
胸前依然被什么东西压着。
“科里森”缓缓地蹲下,手一寸寸靠近黄泉。
“不,不,滚开!”
黄泉挣扎着翻过身,背对着“科里森”。一瞬间,胸前的重压全部消失,他直直坐起,身体穿过层层叠叠的泥土,无数的色彩驳杂闪过眼前,最终化为淡淡的乳白色。
黄泉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正背靠在一层白色的膜上,脖子以下全都浸泡在一种腐臭难闻的浅色液体中。他艰难地转过身,正好与膜外的克劳德四目相对。
“幻觉”
虽然膜隔绝了一切声音,但黄泉还是读懂了克劳德的唇语。他点点头:
“般若鬼王,听我令!任何禁锢皆为无,破!”

07
昏暗的地下石室中,寸寸阳光透过顶上破裂的口子照入。
克劳德微微喘着气,黄泉因为风隐的能力而坐在天花板上,此刻看着也很是狼狈。
方才的什么长廊,女子,少女全部消失了,只剩下一件狭小的地下石室,石室正中央是一张石台,克劳德站在石台一边,脚下与旁边满是森森白骨。
“风隐。”
风隐的能力一解除,黄泉立刻就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稳稳地落在了石台上。看来在现实中,他方才就是躺在这石台之上陷入梦境的。
“没我不行吧,食尾蛇天王?”模仿着之前黄泉的语气,克劳德对黄泉伸出手。
黄泉狠狠白了他一眼,握着着他的手跃下石台。
“要是没本大爷,你就是再聪明也破不了这幻境!”
黄泉拍拍身上的灰尘,目光落在石台另一边的墙壁上——墙壁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颗纯白的晶石,里面封印着一只青金色的怪物。
“这就是那九梦幻貘的真身了?”黄泉率先走上去,好奇地敲了敲那晶石表面。
“不要!”
突然,一声凌厉的惨叫从晶石里传来。一阵白光闪过,之前的女子再度出现,不过这次她看起了极其狼狈,七窍流血,双眼通红,脸色惨白,看样子被方才黄泉的一招伤得不轻。
“哦?”黄泉轻蔑地笑着望向那九梦幻貘的幻影。
“不要把我带走,我若是离开这里我会死的!”九梦幻貘惊慌失措地叫着,然后讨好般地开口,“我,我知道宝库在哪里!我可以带你去。”
“哦?宝库?”黄泉特意拉长音,九梦幻貘见黄泉似乎上了勾,更是激动地点头,跟小鸡啄米一样。
“可什么宝物比得上你九梦幻貘的骨头呢?”黄泉抽出小刀,对准晶石和墙壁之间的缝隙就要下刀。
“不要!求求你!那些宝物真的很珍贵!”九梦幻貘几乎是哭着拦住黄泉,那样子梨花带雨,我见犹怜,不过对于黄泉而言没有任何意义。
“我怎么信得过你?”黄泉不快地收好小刀。
“我可以带您去!您的搭档可以留在这里,若是有什么问题,他可以直接下手杀了我!求求您,您要的不是宝物吗?那些宝物也很珍贵!”
黄泉装作为难的样子看向克劳德,后者心中黑线——你自己心里不有数吗?看我干什么。
“行吧,你这说法听起来不错,不过有一点你说的不对——”黄泉故意停顿了一瞬。
九梦幻貘本来激动的心在黄泉停顿的一瞬险些停跳。难不成,他还有什么不满?
“——本大爷和他不是搭档。”
克劳德嘴角一抽。
这个人,还能更幼稚一些吗!

08
最终,克劳德留在了地下石室,黄泉则由九梦幻貘带着前往兰斯特的宝库。一路上两人默默无言,有黄泉跟在身后,克劳德守在石室,实力大损的九梦幻貘如芒在背,一分一秒都过得极不自在。
终于,九梦幻貘领着黄泉在地下弯弯折折绕了半天后终于走到一闪金盾制成的大门前。
“这里就是了,请您稍等。”话音未落,九梦幻貘就念起了咒语,仅仅几个呼吸间,金盾门上就布满了细密的纹路,接着,在黄泉面前缓缓打开。里面果然如九梦幻貘所言,尽是奇珍异宝,真要说起来,或许真的比九梦幻貘的尸体还要值钱。
“不错,但是——”黄泉瞥了一眼按捺不住心中窃喜的九梦幻貘,冷冷开口,“般若鬼王,听我令!任何禁锢皆为无,破!”
九梦幻貘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消散,不过金盾门与宝物并未消失。十几秒后,九梦幻貘的幻影再度出现,一脸怨气的她此刻比之前透明了许多,一看见黄泉就忍不住大声质问:“你干什么!”
“怕你作假。”黄泉无辜地耸肩,然后对着九梦幻貘极其温和地一笑,让九梦幻貘瞬间不寒而栗。
“干,干什么。”
“你的任务完成了,恭喜你,”黄泉笑着伸出手按住九梦幻貘的肩膀,“现在......”
“......请你去死吧。”
九梦幻貘还没有反应过来,突然,她发出一声惨叫,身影更加虚幻了起来。
“你!”
九梦幻貘瞬间就明白了,是留在石室的男人正在翘掉封印着她的晶石。怎么可以这样!这些人类!出尔反尔,毫无诚信!
“诚信?那是什么?”似是听到她心中所想,黄泉笑嘻嘻地开口。
“你不会一点都不知道我们吧?我们可是乌洛波洛斯,杀人不眨眼的一群恶魔哦。”黄泉笑嘻嘻地伸手按住九梦幻貘的头,露出她所能看见的最后一个笑容。
“那么,一路走好。”
伴着一声惨叫,九梦幻貘彻彻底底地消失了。
“般若鬼王,去,把布诺给本大爷叫来。本大爷累死了,不想动了......”
黄泉一下就瘫倒在了地上,看着身旁宝库内满目琳琅,不知怎的突然想起了梦中的那片星河。
科里森......黄泉的眼睛黯淡下去,深深叹了一口气。
他累了,不想想了......那场噩梦太过痛苦,还是做场正常的梦吧,然后一觉醒来,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对,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09
直到二人回到地狱皇后岛,黄泉才终于选择了自己走路,而不是再让风隐代步。
把得来的宝物和九梦幻貘交给女王后,女王只留下了部分,剩下的包括那只九梦幻貘的尸体也都一并交给了二人。
刚刚告别女王,黄泉就嬉皮笑脸地凑到克劳德面前,在他面前晃了晃手中的九梦幻貘尸体。
“好了,我亲爱的同僚啊,你接下来要去哪里啊?”
“下一个任务。”
“真无聊。”黄泉耸肩,“你都不会找乐子吗?”
“有什么乐子?”
“有了!”黄泉突然想到什么,兴致勃勃地开口,“本大爷带你去见见食尾蛇的其他两个天王吧!正好,本大爷也找阿尔伯特有点事!”
“也行。”
“走吧走吧,大家都是同僚嘛。”黄泉笑的像只狐狸。克劳德心中有些疑惑。黄泉这个人,总让他感到奇妙,一方面他似乎天真的不可思议,但另一方面,他又残忍的不可思议。
也许,这就是食尾蛇?
这么想着,他已经被黄泉拽走好远了。

END.

一些细节:
1.黄泉从始至终承认过的搭档只有科里森,克劳德只是同僚。
2.黄泉从一开始反感克劳德到最后称呼他同僚,态度其实变化很明显嘛!

评论(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