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我永远喜欢淮阴侯.jpg
主吃邦信/萧信
目前痴迷原创神话不可自拔
冷圈专业户,辣鸡文笔,不会画画

【林德x原君】朋友

现代初中生设定
比较冷的起码cp
林德x原君!
走起!

01
下午五点半,放学的钟声重重响起。讲台上刚刚还在激情澎湃地讲述唐诗宋词的金贝克突然卡了壳,待铃声消失,他清咳两声想要继续说些什么,结果瞬间就被台下众学生火热的眼神给硬生生逼了回去。
每个人都很激动,因为明天就要放假了,无论是谁都会激动万分的。
除了一个人。
林德一边伸手按住一直晃来晃去挡住视线的刘海,一边沉默不语地默默收拾好自己的文具,然后整齐码放好,再背上书包。
身边的同学都是三五成群,两两成对,唯独他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一动不动,讲台上值日生叫着让所有人都快点走,几个人正在对着垃圾桶投篮......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林德把椅子抬上桌子,然后走出班门,接着便向着他的目标——校图书馆走去。
放假了,对于别人而言是值得庆祝的好事,然而对他而言,放假是难以忍受的折磨,因为每次放假都意味着他要离开这充满魅力的美好图书馆,独自一人在家里翻来覆去地看那几本同样的旧书。
走入图书馆,这里还是和往日一样的寂静,似乎外面欢快的气氛没有感染到里面丝毫。对着门口的沙迦点点头,林德便匆匆地走入了图书馆——闭馆时间是七点,他还有时间。
图书馆里没有人影,林德加快步伐走向自己的目标,那里摆放着的一排排生物学书籍是他梦寐以求的。
然而就在他走过一个书柜时,一个人影突然从书柜后闪出,结结实实地和林德撞了个满怀。
“啊!”
一声有些低哑的清呼,那个撞人的少年手中还抱着几本书,这一撞,基本书纷纷掉在了地上,乱七八糟的。
“对不起。”
少年匆忙蹲下捡起地上的书,就在他忙碌的时候,林德清楚地看见了少年胸前名牌上的信息:
“原君,16届生,三班”
名叫原君的少年在收拾好书后站起身来,爱惜地拍了跑书的封面,他抬起头来,一下子正对上了林德的目光。原君明显愣了一瞬,然后才迟钝地想起了林德还在这里的事情,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道:“对不起,撞到了你。”
“没事,”林德本来是盯着原君的鼻尖说话的,但他微微一改变视线,就看见了原君怀中那本书的名字,顿时,林德惊讶地开口:“这本书是《红魔乡》吗?”
“啊,是的。”原君点点头,似乎有些窘迫。
“哦。”对方这种不咸不淡的平静模样让林德顿时有一种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的无力感。
“那么,我就先走了,再见。”原君再度道别,林德有些尴尬地点点头,然后目送瘦弱的少年吃力地抱着一大堆书离开。
可惜了,若不是赶时间,或许两个人可能会成为很好的朋友呢。
匆匆离去的原君与翻找书柜的林德,无不惋惜地同时想到。
02
林德本来以为自己再也不会遇到这个瘦弱的少年了,然而一个月后,他便再度在校图书馆遇见了他。
那是一天放学后,林德带着上周借走的小说前往图书馆。走到还书柜台前,然而柜台后坐着的并不是熟悉的沙迦老师,而是一个看起来有几分眼熟的少年。
少年正在读书,他腰弯的很低,整个人仿佛要扎入书中一般。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连林德走到了面前都没有注意到。
“你好,原君同学。”林德清咳一声,唤回正在读书的少年。
原君匆匆合上书,有些窘迫又羞涩地抬起头来看着林德,他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轻声开口:“你好,是要退书吗?”
“是的。”林德伸手把那本书递给原君,然后看着少年认真操作系统记录。少年那认真且一丝不苟的样子看上去有种别样的可爱。
“好了。”少年把书放到柜台下方收好,然后抬起来看着林德。
“谢谢。”林德对着少年微微一笑,忽略那过长的杀马特风格刘海给他这个笑容带来的减分,他这个笑容看上去真挚又热情,让原君有些紧张地点点头。
不知道为什么,原君在冥冥之中有一种预感——他们一定还会再见的。
03
两次都只能算是“意外”的相遇,几句寥寥无几的对话,无论林德还是原君,都下意识地认为对方绝对不可能还记得自己,却又不经意地把这两次偶遇放在了心中。
第三次相遇是在运动会上,破天荒的,林德把自己那标志性的长刘海梳了起来,避免在接下来的跑步中绊倒自己。
男子一千米的比赛很快就要开始了,林德站在自己的赛道上深呼吸,做着准备活动。在把那过长的刘海收拾起来之后他的脸终于露了出来,少年清秀俊气的脸庞带着些许的青涩,眉眼间淡漠的神色与唇边若有若无的笑意,都引来了不少少女的瞩目。
“诶诶!那个是谁啊?四号道上的那个!”
“不知道啊......看着有点眼熟?”
“啊!你看他的牌子!林德!”
“什么?那个长刘海林德?”
原君正坐在一旁的草地上等候,在听到身旁几个女生的议论声后一下子站了起来,又瞬间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很是奇怪,于是尴尬地偷偷打量四周的人,又坐了回去。
他......应该是叫林德吧。原君盘腿坐好,目光不受控制地飘向跑道,四号道上的少年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略疏远的神情让原君有些恍惚。
第一次偶遇时也是这样的,那个有着长长刘海的少年匆匆走过书柜的转角,不经意与自己相撞,抬起头的一瞬间,可以看见他隐藏在刘海下的脸——年轻,帅气,却不断地散发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就在原君出神地盯着林德的侧身发呆时,林德突然像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一样地回过头来望向原君。原君一愣,忘记了收回视线——他的心中也有着某些小小的期待——林德的目光与原君在空中交汇,交汇的瞬间,两人都大脑一片空白。
接着,林德缓缓地,露出一个笑容。这是一个真正的笑容,不同于他曾经那种只是出于习惯而挂着的面具,而是一个发自内心的,温暖的笑容。原君心中大乱,茫然不知所措地也回笑,但是他瞬间就后悔了——没准林德是在看别人呢?
比赛的枪声响起了,林德的身影很快就离开了那里,向着前方拼命跑去。
原君坐在草地上发了片刻的呆,接着起身拿起一瓶矿泉水,头脑昏昏涨涨地走向一千米的终点。
也许,他记得我?
林德在奔跑时本来准备要放空大脑的,然而不知为何,他却不断地想起刚刚原君的笑容——青涩,害羞,有些木讷的可爱。
再过一个转弯——他看见原君站了起来,拿着一瓶水走向重点。那瓶水是给谁的?不知为何,林德有些口干舌燥起来。
重点并没有等待他的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在拼命奔跑。出于某种难言的情绪,林德莫名希望原君手上那瓶水是给他的。
还有五十米——最后的冲刺了,原君已经站在了终点旁,他似乎在这队人之中搜索着什么,他果然是在等人吗。
终点!
林德一鼓作气冲过终点,再跑了几步之后才停下。他并不是第一名,第一个冲过重点线的那小子正傻笑着咧嘴,一把抱住一旁皱着眉头却没有推开对方的矮个子少年,第二名也在停下后靠上了一个朋友的肩膀。
只有他这个第三名,孤零零地一个人,喘着粗气走上草坪,然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或许就是这样吧,初中三年,我可能不会有任何朋友吧。林德喘着气,苦笑了一下,接着想要吃力的站起身来。
突然,一瓶水闯入林德的视线,林德抬起头,望向拿着水的那人,原君正站在那里,拿着一瓶水,局促不安。
“谢谢......原君。”林德犹豫了一下,接过对方手中的水,然后笑了一下。
“没事。”原君也腼腆地笑道。
绿茵场上的两位少年相视一笑,无言的友谊,便在这第三次偶遇中建立起来。
【END】

评论(4)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