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冰爆组】夜莺

——时隔半年的点文

——感觉自己宛若诈尸zz

——情人节快乐各位(笑

——拟兽,黄鼠狼詹米森x鸟小美

——人类已经灭绝后的动物们拥有了高智商

——别问我为什么黄鼠狼会用炸弹沿路抢劫

01

今天真是美好的一天啊。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百鸟婉转优雅的歌声从林间传来,在如此美景下,看守镖车的短腿柯基不免有些懒洋洋,浑身软绵绵地瘫在了车上一动不动。

他合上双目,昏昏沉沉地仿佛睡着了一样。

一旁的灌木丛中传来一阵沙沙的声响,然而他并没有理会。马车继续慢吞吞地往前走,丝毫没有在意这片树林的凶名。

一只圆滚滚的野猪突然从灌木丛里翻了出来。没有兽注意到他。他灵活的一点都不像个胖子,飞快地钻到了马车边上。

正当他拿出备好的炸药,准备绑在车上时,一个冰冷的东西抵上了他的后脑勺。

“嗨,小猪猪。”短腿柯基看似很霸气地用手枪指着野猪的后脑勺,然而前者光是为了把手枪指到对方脑袋上就废了不少力——腿短够不到!

“我劝你赶紧拿好你的小礼物离开这里,不然.....”柯基带有一丝威胁意味地看着对方。那野猪也识相,乖乖地拿好炸药,举起双手往后退去。

就在他没入灌木丛的那一刹那,一声巨响伴随着一阵笑声从柯基的身后传来。

“炸弹来喽!!!”

柯基惊慌地转身,却看见一个绑着炸弹的木轮冲着他飞驰而来。

02

“嘿嘿,大丰收啊!”小个子黄鼠狼笑嘻嘻地把爪子搭在野猪身上,为了够到对方的肩膀,他特意站在了马车的车轮上。

“.......”

“哦!马可,你说的真棒!”尽管其他动物完全听不懂野猪马可再说什么,但黄鼠狼大盗詹米森,马可的好搭档,却总能听懂他的意思。

詹米森与马可,两只动物来到这片森林已经有几年了。几年内,他们抢了无数马车,凶名渐盛,给这片森林也增添了几分恐怖色彩。

詹米森更是因为其独特的炸弹技术,而被称为“炸弹狂鼠”。

“让我来看看,今天有什么收获~”詹米森兴致勃勃地在几个有些损坏的箱子里翻找着。这次两人运气似乎不佳,翻了半天都没找到什么有用的。

“......”

“诶?这是?”马可捧着什么东西走到詹米森面前,把那个东西递给他看。詹米森一愣,旋即兴致勃勃地伸出一只爪子戳了戳那东西。

马可捧着的小东西翻了一个身。

“我那外祖母的胡子尖啊........”看着小东西的正面,詹米森立即愣住了。片刻后才反应过来目瞪口呆地看着那坨灰色的,软绵绵的小东西。

“这是一只鸟?!!”

03

小美醒过来时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视力首先恢复,不过在那之前唤醒她的是身体上的疼痛。

她茫然地打量周围,透过面前跳跃升腾的火焰,她看到火焰对面有两个被模糊了的身影,在舞蹈一般地扭动着。

这是哪里?她茫然地回忆。想了半天,她才记起了一些事情。

对了,她迷路了。然后.......被那只短腿柯基捉住,再然后遇到了强盗,被炸弹炸晕了过去。

过了一会儿,听力才缓缓恢复。对面吵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适,但她忍忍无视掉了这种难受的感觉。她清了清嗓子,声音不大,并没有被对面听到。

“......你说她是什么鸟啊马可?哇塞,我可从来没有近距离看过任何一只鸟呢!”声音飘过篝火,传到小美的耳中。“......杀掉?好可惜啊!不过若不是什么名贵的鸟的话.......”

小美一惊,险些又晕过去。她强行让自己镇静,再次咳嗽了一次。不过这次,她发出的声音比之前大了许多。

果然,对面安静了。

“那个......我在哪里?”小美怯生生地开口,尽全力掩饰声音中的畏惧与颤抖。

04

“你好!”詹米森率先回过神来,一溜烟冲到小鸟面前堆起满脸的笑容,“我是詹米森,他是马可,你好!”

“你们好.....”小鸟用惊疑不定的眼神打量着詹米森和他身后缓缓走来的马可,“我是小美,一只夜莺。”

“夜莺?”詹米森先是一愣,随后惊喜道,“来自东方的鸟,夜莺?”

詹米森还记得小时候,在他还没有与马可一起落草为寇时,他生活在一片空旷的平原。那时候他的父母还活着,家乡也没有被战火吞噬。

那时候每晚睡前,他都会缠着父母给他讲一个故事。时间过了这么久,有些事情他已经记不清了,然而有一个名为夜莺的故事,一直静静地躺在他的心中。

在神秘古老的东方国度,有一只其貌不扬的小鸟夜莺。他虽然长相没有孔雀那般出众,却拥有连死神都会为之动容都美妙歌喉。他的故事,深深地印在了幼年詹米森的心中。

他曾经忘了这一切,忘了家的温暖与可爱的父母。然而这个词的再度出现,让那些记忆如浮冰一般浮现在记忆的海面上。

“你真的....是一只夜莺?”詹米森试探着问道。

“嗯,不过我的嗓子被炸伤了,无法再唱歌了。”小美的眼神有一刹那的悲伤闪过。

罪魁祸首詹米森张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他不好意思地回头看向马可,马可给了他个眼神示意他自己解决。

“那个.....小美,你是从东方来的吗?”

“是啊。”

“那.....你可不可以给我讲讲东方是什么样子啊?”

“嗯,好啊。”

小美轻轻点点头。她抬眼,望向漫天星空。闪耀的群星照耀着的山脉中,一堆篝火缓缓燃烧着,在温暖的火焰的旁边,一只黄鼠狼与一只野猪,安安静静地听面前的小鸟讲述未知世界的奇妙。

05

詹米森又做梦了。

这是他来到这片森林后做的第一场梦。

在梦中,他梦见自己变成了一只夜莺,与小美一起飞行在朱红色墙壁的宫殿间,停歇在开满嫩粉色花朵的枝头,感受风轻轻拂过他的翅膀将他托上云霄。

他甚至看到洁白的石桥,栏杆上镌刻着龙凤,在飞过它们身旁时,它们竟然睁开双眼,带着詹米森与小美一同飞翔。

最终,詹米森停在金色的屋顶上。小美停在他的身旁。当他扭头去看向小美时,天边变化万千的火烧云将她的羽毛染成了淡淡的粉红色。

那一刻真是美极了,以至于当詹米森醒来时,那幅景象还残留在他的面前,久久不能散去。

那天晚上詹米森又拉着小美,一黄鼠狼一鸟,在温暖的篝火旁数着满天繁星。小美的声音像温柔的小溪,轻柔地流过詹米森的心田。

在陷入梦乡前,詹米森突然又回想起了梦中,火烧云下的小美。

如果这一切可以永远下去就太好了。

06

一连几天,在小美的故事中,詹米森每天都能做一个好梦。

有时候是同龙凤一起翱翔天际,有时候是静静地坐在枝头看四季变迁。他从未如此快乐过。

直到有一日,在梦中他缓缓落到小美的身旁,然后靠在她的身上。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心脏狠狠跳动了一下。

一觉醒来,望着早已经醒来,正在梳理羽毛的小美,詹米森忽然突然明白了梦中那心脏的跳动是怎么回事。

他爱上小美了。

尽管这很荒谬,而且还跨越了物种。但是他发现自己如同踏入泥潭一般,被困在这种热烈的情感中无力自拔,没错见到小美,他都会忍不住想要离她更近一些,更近一些,再进一些。

他知道,终有一日,小美是要离开的。

毕竟,鸟儿的归宿,是天空啊。

07

“詹米森,你们要去哪里啊?”小美衔着一根树枝,歪着头询问正准备和马可一起外出的詹米森。

她最近正在偷偷地搭巢,虽然她的翅膀还没有完全好起来,但这对于她在地上建一个简陋的小巢来说,不是问题。

一想到最近和詹米森与马可在一起的时光,她就感到真心的快乐。虽然一开始自己对他们很是防备与警惕,但是渐渐地,詹米森用真心打动了小美,现在小美已经完全不想离开了。

“我们......出去有点事。”小美听到詹米森的声音有些底气不足,眼神更是躲躲闪闪。她一愣,原来他们之间还存在秘密吗。

在詹米森走后一会儿,小美犹豫了半天,终于放下小树枝,挣扎着扇动翅膀飞起来。不过她失败了。

小美深吸了一口气,凭着记忆走出营地,在树林里横冲直撞了半天,终于是走到了一个悬崖边上。

悬崖下方,是一队马车在缓缓地走过。

小美的大脑突然一空。一切似乎都联系起来了。

她感觉灵魂似乎飘出了体外,看着她,看着底下的车队,看着突然冲出的车轮炸弹,炸弹爆炸的声音回荡在林间。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了。

她只记得回去后,她亲手一点一点地拆毁了那凝结了她十几天心血的新巢。

08

“小美,你会离开吗?”

篝火旁,一边的马可已经熟睡。詹米森和小美又像往常一样,凝望着星空,静悄悄地说着话,一个多月下来,这已经成为了他的习惯。

林间偶尔传来声响,不过都离他们很远。风吹过树梢,带来沙沙的声响,像催眠曲一样,使詹米森有些困倦。

“詹米森,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呢?”小美没有回答,她闭上双眼,呼吸声十分轻。

詹米森也闭上眼。当你失去一种五感时,其他的就都会得到增强。他听见了许多声音,汇聚在一起,如同百川汇入大洋。

“没有。”

这声音轻轻的,在汇入那大洋之前,便先融化在了空气中。

“那么我便不会离开。”

“那你呢,小美,你有事情瞒着我吗?”

“.......没有。”

猫头鹰的叫声突然中断了,一切声音突然都消失了。詹米森合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小美睁开双眼,她眼神复杂地看了詹米森一眼。那眼神里有留恋,有悲伤,还有怨愤。

她展开双翼,用力拍打着空气。

09

“一杯威士果。”詹米森双眼无神地瘫在吧台上,这让吧台内的老板有些不快。老板是一只黑豹,脾气向来不太好。

“醉鬼,给。”

一声嘟囔后,酒水还是递到了詹米森的手中。他勉强对着面前的豹子一笑,而对方则是彻底无视了他,继续回头跟一只金毛犬交谈。

“老头子!”一道有些耳熟的声音突然从背后传来。来者兴冲冲地坐到了吧台前面,用小短腿略有些吃力地摘掉头顶的牛仔帽,然后得意地对着老板叫道:“我现在可是守望先锋的一员了,糟老头子,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一旁的金毛笑出了声,而黑豹的脸色变的更差了起来。听着身旁这和谐的声音,詹米森不快地转头,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是你!!!”詹米森激动的一下跌倒了地上,怎么都站不起来。那三只动物一愣,随即有些疑惑地盯着这个陌生的家伙。

“你.....啊!你是'狂鼠'!害我失业那家伙!”刚刚的来者正是之前那只短腿柯基。此刻虽然他穿上了一身牛仔服,但詹米森还是能够认出来是他。

“小美!你见过小美吗?”詹米森焦急地按住他,一旁的黑豹似乎已经动怒了,但却被金毛按住。金毛也面色不善,眼光闪烁着打量着詹米森。

“小美???”柯基一脸莫名其妙,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哦!是那只麻雀吧!”

“麻......麻雀?”詹米森一愣,手松开垂了下来。

“麻雀?”詹米森默默地重复了一遍,心突然麻木了。

麻雀,也就是说,一切都是假的?是骗我的?

那些美梦,那些宫殿,那些星空下的故事与传奇,都是假的吗?

美丽的东方,神秘的夜莺,都是假的吗?

詹米森突然浑身发抖,脸上露出哭一样的笑容。
柯基莫名其妙地看着他。虽然两人有着一面之缘,但准确来说还是敌对,这么一想,柯基也不愿意再与他纠缠:“不知道,没再见过了。”

詹米森仿佛失了魂一样跌坐在地上。柯基也不再管他,继续和黑豹与金毛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

詹米森踉踉跄跄地站起来,把一袋金币放到吧台上。

他颤巍巍地走向门口。

“喂,你给多了。”黑豹估计了一下金币的数量,好心提醒道。

然而詹米森置若未闻,推开木门,缓缓走了出去。

——————————————————————

没错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秉着情人节发刀不发糖,发糖不开车,开车啥也不发的优良传统!!!】滚吧】

评论(1)

热度(21)

  1. 岛田雪瑞crifi 转载了此文字
    这……总之吃起来还是挺好吃的……吃惯了刀子的无所畏惧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