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邦信】梦

【腐向cp】

【邦信(主),备香(副)】

【庄周视角】

【渣文笔,大概有刀子,有历史向】

【我来诈尸了!!!】

一01一

『你相信梦可以预言未来吗?』

我凝望着天空,北方春日的细雨温润如玉,落在房檐上,轻轻的演奏着乐章。远处的群山像某种失落的文字,静静地躺着等待有缘人读出它的意义。

这是梦吗?莹蓝色的蝴蝶煽动着透明的翅膀落在我的指尖,似乎在提示我该醒来了。我依恋地看向远处隐蔽在细雨所织的帘幕后的群山,这里的美,让我不愿意离开。

『罢了,梦与醒又有何区别。』我嘴角上扬,微笑的表情便定在了脸上。

睁眼,有一种从深水中潜出的感觉。鲲静静地趴在我的身旁,而我则是坐在树下睡着了。

眼前是一条石路,英雄们悠闲地沿着路离开,他们的背后是王者峡谷的入口,而面前则是他们每个人的居所。

双马尾的大小姐抱着蓝发男子的手臂,平日傲慢的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小女孩般的天真;长着动物耳朵的少年围着一个面容严肃的男人,一边跑来跑去一边笑着说个不停;紫发的男子传送到拥有红色长发的男子身边,亲密地把手搭上他的肩膀.......

这是他们每一个人的生活,与我无关。我拍拍鲲,坐到它身上后再次闭目。

『你相信梦可以预言未来吗?』

失去意识前,有一个声音淡淡的在我耳边略过,但那或许又是我在不自知的自言自语?罢了,也无所谓了。

一02一

王者峡谷,一个充满了萧杀的地方。在等待复活的几十秒中,我通过地图观察着我的队友们。

韩信刚刚被对面的刘邦杀死,此刻正躺在地上愤愤地等待复活;下方野区刘备正在帮孙尚香打红;中路的李白大概是唯一一个还在认真干活的人了。

倒计时结束,我又复活过来。出了泉水后我一边打小兵,一边准备稍微小眯一会儿。韩信复活过来了,不过看他的样子有点懵,原地转了好几圈之后才奔出泉水。

再开了一次团后,我们成功推掉了对方的水晶。看着那颗红色的巨大晶石爆炸,我有些无聊地闭上双眼。在这里胜利了又如何,这种日复一日的战斗有什么意义呢?

离开了峡谷,还没走多久我就被一人叫住。

『喂!庄周,你等一下!』我回头,来人是韩信。他看上去有些慌乱,目光不安地四处乱飘,过了几秒他似乎下定了决心:『那个,我听张良说你对梦境之类的很精通?』

试探的话语,听上去我就像一个三流的算命先生似的。刚想开口,前几日入梦前那诡异的话语就突然再度在我的脑海中响起。

『你相信梦可以预言未来吗?』

『.....是的,怎么了?』

『今天....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一03一

在到了一个相对僻静的地方后,韩信面对着我,虽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开口了,向我诉说那个令他困惑的梦境......

梦的开始,是在一个美丽的村庄里。贫穷的少年空有一身傲骨,却只能靠老妇的施舍度日。一日,胯下之辱令他定下决心,他的骄傲使他像一团烈焰一样刺眼,就像他那头耀眼的赤色头发一般使人印象深刻。

少年长大了,他的傲气从来没有变过,只有他对权利的欲望逐日的膨胀。一日,相谈甚欢的男人带着他去见了一个人。那人相貌已经模糊不清,无法记起了。唯一记得的,便是那人手心的温度,暖暖的,让人想起夏日的斜阳。

从那以后,少年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兵,成为了掌握重兵的将军。一场场的胜利,满足了他的虚荣,膨胀了他的野心与欲望。他像一个赌徒,赌注是他自己,目标是权力,无上的权力。

然而在部下劝他离开那人,离开他的君主时,少年却犹豫了。狡兔死,良狗烹,飞鸟尽,良弓藏,敌国灭,谋臣亡。他怎会不懂这个道理。然而他不能离开。

离去自立为王?奈何他实力不济。赌徒在赌必输的最后一局,哪怕他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在少年的心中,他对于那人始终存在一丝期待。他是嗜赌成性了吗?竟然赌帝王的心思,赌那人的心中对他是否真实存在那么一丝不同的感情过。

然而那人不同他那被他逼到自刎的敌人,自古帝王无情,少年终是输了。在他所渴望的权力与飘渺的感情交织在一起的那一刹那,他就落入了陷阱。

已是死局,少年望着必死的结局淡然一笑,妇人之仁,自己最终还是错了啊。莫名忆起当年,那人曾经的笑脸,曾经的温柔宽待.......

罢了,只是曾经。

一04一

『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被刘邦杀了之后就做了这个诡异的梦。』韩信迷茫地盯着桌面上木头的纹路,左手敲击桌面,右手撑着下巴。

『.....而且我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堵着似的,好痛,好闷。』韩信郁闷地抬头看向我。

『....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尽量维持不咸不淡的口吻,韩信明显很失望,片刻后冲我摆摆手:『罢了罢了,这些没什么。抱歉打扰了你这么久。』

『没事.....我对于这件事也很是好奇呢。』

『那我就告辞了,刘邦还在等我呢。』

我看见不远处的树后紫发的男子,也就是刘邦正一脸紧张的盯着韩信,也就不再说什么,点点头也起身。

坐上鲲后我再回头,韩信被突然从树后冒出来的刘邦吓了一跳。刘邦笑嘻嘻地把一朵鲜红的玫瑰递给他,然后自然地再次搭上了他的肩膀。

『梦....吗....』

我望着两人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