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R76R】幻觉

并不太清楚到底是r76还是76r
不是原世界设定的说.......
感觉....写的很蹩脚....各位读者天使们请将就着看吧.....
谢谢。。。
————————————————————

“所以说,你真的可以看见加比的....额...鬼魂?”金发的医生整理了一下手中的资料,她微微皱起眉头,漂亮的眼中闪烁着疑惑的光芒,她细细打量着面前的男人,似乎是想要从他身上找到什么一般。而她面前的男子戴着的面具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也连带着让她看不见他的表情,分辨不出他此刻的心情。

“那不是鬼魂。”许久后,男子才开口道。他的声音十分低沉,如同混合着风沙一般沙哑,又透露出某些无能为力的沧桑。他一只手微微颤抖着搭上目镜,唯一露出的眉毛紧紧挤在了一起,让医生忍不住想要去猜测他的情感。“那是什么?”

“一个.....我不知道的东西.....”男子的声音带上了一丝轻微的颤抖“他就像活人一样.....站在我的面前......然后.....”

“然后什么?”医生握紧了手中的录音笔。

“他....”男子突然毫无征兆地抽咽起来,他捂住面具,把头埋到了自己的双臂之中。医生似乎是已经习以为常了,她叹了一口气,继续温柔地引导着“不要害怕,杰克。”

她的声音如同阳光般温暖,话语如微风般轻柔,这些都让这位名叫杰克的老兵抬起了头。他稳定了一下情绪,艰难而又坚决地开口“他.....他开始和我争吵。”

“争吵?”医生缓缓地重复了一下杰克最后说的两个字。她的余光扫过桌子上的资料,一眼看到了与面前这个老兵有关的信息。

........遭到爆炸袭击........

.........勉强生还.........

“对.....争吵。”杰克完全没有注意到医生的走神,沉浸在自己的故事中继续自顾自地说着“他还是那么冷硬的态度,高声地叫喊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怪物.......”

.......战争.......伤员.......

“我们扭打在了一起。”杰克不知是在回忆那些幻觉,还是在回忆那些曾经发生过的争吵“突然,他停下来了。”

医生也停下了,她开始正视着老兵,仔细倾听他的话语。

“他受伤了,那根铁棍.......”老兵逐渐开始语无伦次,开始渐渐的混乱“我跪在他身上.....他把我推走.....然后血液....到处都是血与灰尘.....没有幸免.....”

“那不是你的过错....”医生干巴巴地说出一句话,而士兵听到这句话后突然直直地盯着医生。这样的病人总是会让人感到毛骨悚然。医生心想。

“不....那是我的错。”士兵似乎笑了,他转过头看向一旁空空荡荡的书柜,似乎是在笑着一般问道“加比,你说呢?”

“他说是的。”士兵带着一丝笑意与病态回答道,医生的眉头深深皱起,她犹豫起来了,但她还是决定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他在这里吗?”

“在啊。”士兵很理所当然地回答,然后他伸出一只手,似乎是把什么东西拿了过来。“医生,这就是加比了。”

医生略微有些茫然,她膛目结舌,不知所措地看着面前明显不正常的男人。而男人则是把自己完全地隐藏在了面具之下,让人无法看清他的情感。他在想什么?这已经不是医生第一次这么问了。

突然,男人伸出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医生猛地推开椅子站了起来,但她的大脑还是一片空白。男人似乎是在与自己搏斗一般,可是又时又像是在和空气战斗——或是某个只有他才看得到的家伙。他一拳打在自己的小臂上,而口中一直念念有词。

“加比.....我错了.....”

“杀了我.....”

“不要.....”

“你应该死了!”男人咆哮着冲向书柜,书柜被他野蛮地撞翻,里面的书撒了他一身而他毫无察觉。他维持着一个坐在什么东西上的动作,两手高高举着某个类似匕首的东西——谁知道呢,毕竟那些与看不见的鬼魂一样都只是老兵心中的幻想罢了——狠狠地刺了下去。

他连着刺了几刀,然后才丢开了武器,一手抹去脸上不存在的血迹,一手抚摸着空气。那里是他幻想中敌人的脸吗?恢复了一点思维的医生僵硬地思考着。

接下来老兵的动作出乎她的意料。他摘下了面具,露出下面那张饱经沧桑的脸,纵横的伤疤或许就是他隐藏起自己的原因,他蓝色眼微微低垂,他似乎是在全神贯注着观看着什么,如同虔诚的信徒之于他们的神明一般。

接着,他吻了上去,忘情地亲吻那片空气,忘我地亲吻自己想象中的鬼魂。

亲吻他的爱人。

————————————————————
“嘿甜心,第一天的工作怎么样啊?”结束了一天工作的医生刚刚回到家,一个黑发的女子就从厨房走了出来并且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这一切真的是糟糕透了.....”医生叹了一口气,放松地瘫在了女子的怀里“今天我遇到了一个可怕的病人....但我又觉得他很可怜。”

“哦?谁啊?”女子似乎被勾起了兴趣。

“资料就在那边,你自己看吧。”医生有气无力地指了指随意扔在沙发上的一沓资料“名字叫杰克.莫里森,是个老兵。”

女子走过去,没多久便翻出了莫里森的资料。她微微挑眉,仔细打量着这个完全陌生的病人。

——杰克.莫里森,原守望先锋指挥官,与其副官加布里埃尔.莱耶斯为一对同性恋人。

——在一次行动中,两人所带领的队伍遭受突袭,多人受伤。莱耶斯要去莫里森立刻返回并给他们及时治疗,然而莫里森认为任务必须放在首位。二人发生争吵。

——争吵过程中,他们的敌人发现两人所在并且炸毁了那片地区。莱耶斯躲闪不及死亡,莫里森则是在紧要关头被推了一把得以幸存,然而也身负重伤,并且精神方面也逐步出现各种不正常的反应。

——目前症状为声称可以看见加布里埃尔.莱耶斯的鬼魂并且可以与它对话。其他还有轻微的躁狂症与强烈的幽闭恐惧症,需要小心看护。

女子看完后沉默了片刻,然后把那张纸放到了那堆资料的上面。医生此刻已经坐下,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有些虚弱地说道“你感觉如何.....”

她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女子堵了回去。女子柔和地笑着伸出一根手指抵在医生的唇上,随后凑过去温柔地吻住了她。

“我感觉,有你真好。”

评论(6)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