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虐向?】处决01

原本以为是不会写的小脑洞.....
结果停不下来了_(:_」∠)_
每一段是站在一个角色的视角叙述
世界设定大概是某个遥远的国家之类的.....
————————————————————————————
01
(莱耶斯视角)
东方逐渐泛起一抹白晕,我从床上走下来后习惯性地看了一眼日历。然后忽然之间,我想起了我一夜未眠的原因。
血红色的圆圈代表着什么。它就和那静静躺在我床边的白色面具一样,象征着掠夺与死亡。我讨厌那个面具,整张脸被闷在面具下的感受真是让人感到不爽。于是我甩开面具,深呼了一口气后去洗个脸。
今天的处刑人是麦克雷那小子,时间也正是他专属的正午十二点。每次那小子杀完人都要装模作样地吹一下枪口,然后悠闲地吹个口哨,有时候还会来上一句“午时已到。”引来全场人的爆笑或者是欢呼。我不喜欢这种感觉,如同作秀一般的欢笑与麻木不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任何的美好,只会让一切看上去更加无力。
随便拍点水到自己的脸上后我胡乱地把那些水摸匀,睁开眼后我看见眼前镜子里的自己——一副虚弱的模样。
这可不是暗影守望的首领应有的模样。我拍拍脸努力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然而这一切都无济于事,镜子中那张脸上还是残留着虚弱的痕迹。天杀的,我的面具呢。
我认命地回到卧室,看吧,不管我怎么抗拒,那面具最终还是会回到我的脸上。我拿起面具,确认没有人可以看得到我的表情后竟然松了一口气。
我到底是怎么了。
余光扫过一旁桌子上的合照,我犹豫了一刹那后走了过去,拿起那张照片——
——然后把它扔到了垃圾桶里。

我来到了刑场,不出意料,这里已经人山人海。我环顾四周,莫名有了一种无力的感觉。我恨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人民,却总是为了取悦他们戴上面具,站在刑场中用鲜血麻痹自己的神经。
我看向不远处守望先锋的位置,不出所料,莫里森已经坐在那里了。他还是挂着那副标准的商业笑容,蓝色的眼中弥漫着暖洋洋的笑意——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无关似的——金色的头发微微蓬松着,像是什么好人一般散发着友善的气息,吸引来了众多的女粉丝与小孩子。
切,伪善。我在心中唾骂他的行为,何必把自己伪装起来呢。只因为守望先锋是比我们要“光明”的缘故吗,因为必须撑得起台面,于是才挂上那副笑脸吗。这么一想我心里不知不觉地平衡了不少,我戴着的是有型的面具,而他们永远要带着那副无形的面具,站在目光下微笑。
11:50已经到了,麦克雷穿着那身不知道穿了多少年的牛仔服,推着卢西奥走入了刑场。隔得很远,我看不见他们脸上的表情,但却可以明显地察觉到那气氛的瞬间凝固。我偷瞄莫里森,见他的面具也终于有了裂痕。幸好他还不是一个冷血的混账,不然我一定要把他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D.VA跟在麦克雷的身后,这个来自东方的女孩作为卢西奥的“家属”还可以和他最后在场上说一句话。卢西奥凑到她的耳边不知道轻声说了什么,棕发的女孩顿时重心不稳,直接跌倒在了地上。
莫里森也在关注着她,这让我莫名的烦躁。不过没关系,明天就是见面日了,我可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去教教他应该把注意力放在谁的身上。
11:55了,D.VA被守望先锋的人拉下了场,只剩下麦克雷和卢西奥面对着面站着。离得那么远,我什么也看不清。然而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还没有等我反应过来,卢西奥的双膝就被麦克雷两枪打穿,年轻的DJ直直跪在了地上,然而还是抬起头看向麦克雷。
该死的.....他们在干什么!
又是一枪,人群寂静了。一声不那么响亮的掌声从高处的看台——女王的所在地——传来。顿时,欢呼声与鼓掌声从人群中爆发开来。一帮木偶。我嗤笑着想道。
麦克雷在干什么?我站了起来,然而还没有动就被一旁的半藏拉住。他冲我轻轻摇了摇头,我环顾四周,木偶们都在欢呼,都在迎合。而我只是一个异类,一个混迹其中的人类。我坐了下来,把脸埋入自己的双手。
最后的一枪,正午十二点的太阳让两人的影子变到了最低,卢西奥晃了晃,直直倒下落在了自己的血泊中,溅起的血点似乎溅到了麦克雷身上。
人们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麦克雷的身上。
麦克雷压低帽檐,举枪对着天空中正午的太阳射去。
“午时已到.”
再一次的,那些欢呼与呐喊淹没了我。

02
(麦克雷视角)
在我迈入刑场之前,我都一直是茫然的。东方女孩哭红了眼睛,干裂的嘴角渗出血丝,她一路上沉默地跟在我的身后,让我时时刻刻都有一种阴森的感觉。
而我前面的人,卢西奥,他还是挂着那副阳光的笑容,露出整齐的八颗牙齿,似乎毫不在意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一般。
自由,一个多么令人向往的词汇。然而在这个连飞鸟都不存在的国家里,你要如何翻阅那些重重的屏障,走入外边的世界呢。我看着卢西奥的背影,而他回过头来冲我笑了一下——正如他以往的笑容一样灿烂——“我可以和哈娜说一句话吗。”
我点点头,他笑着走向D.VA。他在女孩的耳边轻声说了几句话,而这单单几个字的力量就把这个女孩按到了地上,让她已经哭的干涸了的眼眶再度分泌眼泪。我转过头去不去看这对情侣的生离死别,试着把全部的心思都放在接下来的任务上。
11:55了。卢西奥终于与我面对面站在了一起,他灿烂的笑着,而我凝视着他的样子,像是试图要记住什么似的仔细地用目光描绘他的样子。
“杀死我之后你会喊午时已到吗。”
“不会。”我轻轻摇头,然而这话没有底气到了连我自己都不相信的程度。
“你会的。”他还是灿烂的笑着,浑身充满了阳光的气息。这样的人怎么会加入我们暗影守望呢?他本来不应该属于我们之中的任何一方。“我知道你会的。”
“我不会。”我突然烦躁了起来“你给我闭嘴,不然我会射穿你的喉咙。”
“不急,午时还没有到。”他耸肩道“不过你可以试着先射我的其他部分,女王会喜欢的。”
“我不是他的走狗。”
“你是,麦克雷,你们都是。”卢西奥大笑起来,这让我更加烦躁了,我掏出左轮指着他的脑袋。卢西奥停止了大笑,打量着枪口“来啊,麦克雷,杀了我然后讨好你的主人啊!”
“闭嘴!”我失控了,两枪直接打穿了他的膝盖。卢西奥表情一愣,然后跪倒在了我面前的地面上。他继续抬起头,笑着看向我“干得漂亮,麦克雷。”
“闭嘴!”又一枪,我因为自己方才的失控而彻底放纵了自己而毫不顾忌其他地继续开枪。这一次打偏了,射在了卢西奥的脚边。
突然之间掌声响起,欢呼雀跃的人群为了我而狂热起来。或者,是为了我正在取悦的那个人,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女王。我的手颤抖着,枪口抵上了卢西奥的头顶。他还是微笑着,脸上的表情似乎是在邀请我杀死他一般愉悦。
于是我杀了他,他晃了晃,还温热的尸体倒在了血泊中,溅起的血点给我的裤子染上了诡异的花纹。他的血液顺着地面上的沟壑流淌,和其他人的血液一同汇聚到城外的河中,不留一点痕迹,也不会污染了所有看客的眼。
我感觉自己如同一个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人们静的出奇。我知道他们在等待什么。我拉低帽檐,伸出左轮冲着天空开了一枪。
“午时已到。”
我的声音顿时被湮没在了欢呼声中,于是,没有人听到了我的疲惫。
没有人。

03
(D.VA视角)
我恨我自己。
我恨卢西奥。
我恨这个国家。
我恨所有人。
我很小的时候便听小美讲过,我们都来自东方,虽然来自两个不同的民族,可我们骨子中都流淌着东方人闲云野鹤般的思想。于是我很向往自由,向往天空中的鸟儿,向往小美所讲述的故事中的那个美丽的桃花源。
在前国王,莱因哈特死后王后安娜也殉情而去,这个国家便是从那天起陷入了混乱之中。人们被囚禁在这个王国中而不得自由,这里甚至都没有了飞鸟,没有人不畏惧这位女王的铁腕与残暴,而且他们也畏惧我们:守望先锋和暗影守望。
我们原本是一个整体,然而在一年前我们全部被拆分为了两半,家人,恋人,朋友都被分开来,作为要挟对方的筹码活下去。痛苦,却无法避免。
卢西奥是一个自由的人,他经常偷偷地跑来找我,并且告诉我总有一天他会带着我离开。
昨天,在夜色的掩护下他又一次来到了我的房间,激动的告诉我他找到了离开的方法,他自由了!而且,他也会助我自由。
他没有待很久便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在卧室里发呆。他自由了,而我呢?我不自由。
我还有家人,小美。她早已病重,现在只能凭借着先进的科技来勉强维持生命,如果我离开了,她该怎么办?
那天晚上我含着眼泪,啜泣着打通了莫里森的电话。莫里森听到消息后沉吟片刻,温柔地安慰我道“别担心,我会处理一切。”

现在我坐在自己的房内,下午一点钟的太阳和十二点的有什么区别吗?我的耳边一直回响着卢西奥离别时的那句话。
“哈娜,我爱你。”
是啊,我也爱你,可我更爱我自己。
你恨我吗,卢西奥?我啜泣着抱住自己,如果不恨,你又为什么要在离别时对我说出这种话。当时我犹如脱线木偶一般坠落,双眼唯一注视的只有你的笑容,你永远高高挂起的灿烂笑容。
我爱你,我却更爱自己。
我恨你,可我更恨自己。

白日的喧嚣已经褪去,它们不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丝一毫的变化,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血的气息让我微微红了眼眶。
我站在刑场中间,仿佛看到了麦克雷站在正午的阳光下,一枪射穿卢西奥的头,再一枪射向天空,傲然地喊出自己的标志台词。
我跪在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液,干涸的,尚还粘稠的,冰冷的,已经被洗去的。我闭上了眼,一句话也不说地只是跪着。
“宋哈娜。”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我背后穿来,我惊慌地站起来,却看到一个金瞳的女子从阴影中走出站在了我的面前。“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加入我们吧。”黑百合伸出一只手,鬼魅般的身影模糊了我的眼睛。我恍惚着伸出了手,与她的手握在了一起。
“好孩子。”她笑了。

——————————————————————
DJ小天使一出场就死了心累_(:_」∠)_
嗯....挖了好多坑我都没填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