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二十六个字母】预告之类的......

【R76,M76藏源,有肉(写的不怎么样)】
A.absent  R76
B boarding  M76
C.cheat  M76,R76
D.dessert  R76
E executioner  R76
F.fool  R76
G ghost  R76
H.hero  M76
I.interviem  R76
J.jall  R76
K.kiss  藏源
L.law  R76
M.memorize  R76
N.noon  M76
O.overnight  M76
P.partner  R76
Q.quip(讽刺,嘲弄)  R76
R.rabbit  藏源
S.somebody  R76
T.teeage  M76
U.uneasy  M76
V.victory  R76
W.war  R76
X.xanthochroi  R76
Y.young  M76
Z.zero  R76
先来个预告_(:_」∠)_
A:
“等等....莱耶斯....”莫里森吃里地从唇间吐出几个音节,双手抵着莱耶斯的胸试图挣脱开来。而莱耶斯对他的呼唤充耳未闻,两只手开始不安分地在莫里森身上游走起来。
B:
“你好,我叫杰克.莫里森。”放下行李后的金发少年露出爽朗的笑容,他伸出一只白皙的手递到麦克雷的面前,湖蓝色的眼中充盈着满满的暖意。
C:
“来吧,莫里森。”麦克雷压在似乎正在走神的76身上,一手抚上他的胸口,一手摘下帽子随手扔到一旁的合照上“他不会知道的。”
D:
“莱耶斯小朋友,吃那么多糖果对牙齿不好哦。”天使温柔地笑着试图从面前的小包子手里拿走那些花花绿绿的糖果。然而小莱耶斯则是瞪着眼,更加抱紧了怀中的糖果,拼命地摇着头“不行!莫里森最喜欢吃这个糖了!”(甜甜的幼儿园~)
E:
他是一个杀手。那些畏惧他的人称呼他为死神,憎恶他的人讥讽他为刽子手与棋子,不认识他的人叫不出他的名字,而认识他的人.....
早已死在他的手中。
F:
让我们开始狂欢吧,不要摘下面具,不要看到双眼,沉浸在肉体与精神上的痛苦之中吧,让那些傻瓜尽管哭去吧,尽管笑去吧,尽管活着吧。
你我也不过是只其中之一罢了。
G:
“你早就应该死了。”死神扔掉手中的枪械,站在那白发士兵的尸体前面,坠落的石块在他开枪之前便已经杀死了地上的人。明明终于杀死了这个烦人的士兵,可为什么心中还是无比寂寞呢。死神蹲下伸出手,尖锐的爪子在那张面具上留下几道划痕。
“你是谁呢?”
(我就是喜欢失忆~)
H:
“你个混账!”麦克雷恶狠狠地咬住莫里森的肩膀,凶狠地在上面留下了咬痕。“不要逞强了!”
“但我是他们的英雄啊。”莫里森苦笑着任由麦克雷在身上多添加一道伤口。
“那我宁愿你不是一个英雄。”莫里森看不见的地方,麦克雷的眼神暗了下来,抱住莫里森的手臂也逐渐收紧。
I:
“你.....”莫里森实在无法接受这么多的巧合。前天在商场遇到的是他,突然搬来的邻居是他,D.VA同学的父亲是他。现在....他还是自己的面试官?
“我事先说好,我可不是你的面试官。”莱耶斯嘴角一直勾着一道似笑非笑的弧度“而是你未来的上司。”
J:
“怎样,爽吗?”麦克雷轻咬住莫里森的耳朵,听着身下人偶尔溢出的几句呻吟笑了起来。“真是个可爱的人呢,让我都不禁有些好奇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呢?”莫里森的瞳孔一缩,一瞬间的僵硬被麦克雷精准地捕捉到。
K:
“哥哥?哥哥!”小源氏抱着被子偷偷摸摸地潜入了兄长的卧室,走到床边犹豫了一下开始摇晃半藏“哥哥!起来了!我睡不着!”
L:
“人人都应该尊重法律。”戴着白色面具的男人语调微微上扬,似乎是被取悦了一般地看着面前被五花大绑的旧日老友。“我亲爱的义警先生。”
M:
“你真的....不记得莱耶斯了?”天使犹豫地问道,她面前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白发男子听到这个问题后一句话也没有说,似乎是细致地思考了许久后终于吐出了几个字“莱耶斯....那是谁?”
N:
“It's high noon~”
“握草麦爹开大了夭寿啊死了!”
“等等那个76怎么活着!等等!那个76是不是在嘲讽我们!”
O:
一夜之间,一切都变了。守望先锋成为了历史,莱耶斯与莫里森一起死在了那场爆炸之中。他甚至都来不及见莫里森一眼,一切便都结束了。
麦克雷一口饮下杯中的液体,付了钱摇摇晃晃地起身往外走去。
P:
“我们现在可以联起手来了吧。”76面对着死神伸出一只手,死神双手抱胸,看上去并没有答应的打算。
“你要明白现在的情况,被迫和你再次搭档这种事情我也很反感。”76忍住把眼前这人按在地上冲着那怪模怪样的面具揍上两拳的冲动,咬着牙说道。
“搭档吗。”死神突然阴阳怪气地笑了起来,他握住了76的手“那可有些意思了呢。”
Q:
“呵,真是可怜啊,小童子军。”死神居高临下地看着倒在沙滩上的76,一只手中的枪直直指着76的眉心。76抬起头,他的目镜碎掉了,露出那之下的那只蓝色眼睛,那其中沉淀了太多的情绪与沉重的岁月,他就是那么盯着死神,一句话也不说。
R:
我弟弟的应援色是绿色:温斯顿你给我过来!源氏为什么变成兔子了!
我不是猴子:额....小小的意外,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好了....吧。
♛死神♛:woc温斯顿!76怎么变成金毛了!
此百合非彼百合:那啥....帮我看看这只苍蝇还有救不了...(图片)
静静打会儿手枪:温~斯~顿~我请你吃鸡吧~
温斯顿表示已经吓尿了!地球好可怕....
S:
有些人,永远也不会回来了。莫里森站在他自己的坟墓前,几声惊雷让他抬起了头,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大雨倾盆而下。战术目镜被雨水所挡住了视线,他仿佛瞎子一般地原地乱转。
“那边的先生!快过来避避雨!”一个年轻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76跑了过去,躲在那黑色的伞下,然后对着举伞的年轻黑人小伙子道谢。
T:
“你啊,就是个青春期叛逆少年。”莫里森头痛地扶额,另一只手狠狠弹了一下麦克雷的脑门。后者嗷呜一声,皱着眉可怜巴巴地捂住了刚刚被弹的地方。“好痛啊嘤嘤嘤!”
U:
“你在不安些什么?”莫里森叹了一口气,不再试图挣脱麦克雷的怀抱。麦克雷把下巴搭在76的肩膀上,轻轻地呼着气。“你。”
V:
莱耶斯一直都很争强好胜,正如其他的年轻人一样血气方刚,意气用事。于是他决定要约今天新来的那个狗屁体育老师打个球,好好的给他上上课。
W:
死神在76的身上留下自己的标记,一边轻轻啃咬着那朱红的凸起一边满意地听着身下人那抑制不住的呻吟声。
“我进来了。”
.......伴随着安全屋外的嘈杂声音,伴随着四处可见的平淡战争,死神凶狠地咬住76的脖子,一只手捂住他的眼睛,一只手抚慰着身下人让他达到高潮。
“战争....不会结束。”
X:
那个金发的男子是那样的勾人。莱耶斯放下手中的酒杯,目光紧紧跟随着正在台上唱歌的男子。似乎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一般,男子那双蓝色的眼带有某些暗示性质地往他这里扫了一眼,冲着他微微一笑。
莱耶斯身子一僵,这个勾人的妖精。他急匆匆站起来,一边庆幸自己穿了一条宽松的裤子一边走向卫生间。
Y:
“麦克雷,你还太小了。”莫里森有些尴尬地开口,他实在是不清楚应该怎样去拒绝面前这个冲动的毛头小子。
“太小了?放心,宝贝。”麦克雷似乎完全没有在意莫里森刚刚说的话一般压了上去“接下来,我就会证明给你看的~”
Z:
若是可以重头再来......
莱耶斯站在莫里森从小长大的农场里,尽管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可以大概猜出来一些事情。他掂掂手中的枪,把它们收了起来,开始在农场里面闲逛,自在的宛若漫步在自己庭院。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