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大概UT】实验品 无cp向

    00
曾经,在地上生活着两个物种,人类以及怪物。在人类将怪物封印入地下之后,怪物们开始寻找离开这个不见天日地方的办法。
直到有一天,一位科学家发现了“决心”这种东西的存在。
    01
“张嘴,Sans。”
“啊.......”
“没有任何问题。”Gaster满意地让Sans闭上了嘴,面前这个局促不安的小骷髅正好奇地打量着四周,这个新奇的世界让这个白纸一般的孩子跃跃欲试。Gaster轻轻按住Sans的头,示意他安静下来。
“那个...Dr.G,我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我的病呢?”Sans拽住Gaster的衣袖问道。Gaster停了一下,依然用温和的声音说道:
“很快了,Sans,你很快就会好起来了。”
    02
Sans被领到了一间单独的白房子里,这里的一切都是蓝色和白色的,书桌上放着一盆金色的花,还有几本笑话书以及一张舒适的大床。Gaster告诉Sans,希望他在晚上不要大声喧哗,因为在隔壁还有几位和他一样的病人,他们都需要休息,如果有任何需要,请给他打个电话。Dr.G说的总是对的。Sans自己对自己说,我不能吵到别人。
在安顿好Sans后,Gaster很快就离开了,他总是很忙。Sans有些忧郁地想道。接下来干什么呢?Sans躺在大床上,翻来覆去地一次次滚动着,手臂总是有意无意地打到旁边的墙壁。
“喂!那边的人!别踢墙了。”
Sans赶紧停下,他感觉非常的抱歉以及羞愧“对...对不起。”
“唉,算了,你还只是一个孩子,感到新奇也是应该的。”对面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你真是让我想起了我的兄弟呢,他是一个单纯的家伙,跟个孩子一样幼稚。”
“其实....我真的是一个孩子。”Sans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然后他才想起自己根本没有头发和头皮,更加不好意思了。尽管没人看的见,他还是把脸埋进了被子里冷静一下。
    03
很快,Sans就和隔壁的人成为了朋友,他总是跟Sans讲述他兄弟的故事,可是每当Sans问起他和他兄弟的名字时,那边总是一片寂静,片刻之后听见他悠悠地一叹“我不记得了。”
是啊,不记得。第二天见到Gaster后Sans问他为什么隔壁的人会忘记了自己的名字。Gaster露出一个不那么诡异的笑容,伸出手拍了拍Sans的头“因为他病了啊。”
“我也病了,我也会忘了自己吗?”
“可能吧,但是若是你的决心够强,你就不会忘记。”
“决心?那是什么?”
“就是.....”Gaster顿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Sans停止了提问,他注意到了Gaster的表情。或许Dr.G也不是全知全能的?Sans想。接着他飞快的否决了这个想法。
“到了。”Gaster走到一个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一件蓝色的羽绒服,上面白色的绒毛软软的,摸起来就像......Sans一时语塞,他感觉灵魂深处有个什么东西在颤抖,摸起来想什么呢?像一个他曾经触碰过的东西?可是他.......
Sans抱着衣服愣在原地。
他以前是什么?
    04
“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什么吗?”Sans敲了敲隔壁的墙,在沉默了几秒后接着说道“我在刚刚才意识到,我没有进入实验室之前的记忆,很奇怪吧,而更奇怪的是,在此之前我竟然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点。”
“孩子,你太小了,所以你觉得奇怪。”对面的声音听起来比往日里疲劳了许多,他似乎是笑着说话的“等你到了我这个年龄,你就会明白了。”
接着Sans似乎听见对面的飞快的说了一句什么,但是他没有听清。“你刚刚说了什么?我没听见。”
“没有。”飞快的否决。
“你在试图隐藏什么吗?”
“没有。”
“我不信,发誓!”
“好。我发誓。”
Sans有些疑惑了,或许这个人真的什么也没有隐瞒?他决定不再去深究,毕竟这真是太复杂了,好奇是好的,可是有时候代价会很大。这句话突然出现在Sans的脑海里,出现的如此突然,以至于它就像是别人说的一样。
“你说了什么?”Sans情不自禁地大声问道。
“我什么都没说!”隔壁的人咚咚地敲着墙壁,声音有些不耐烦了。
“我知道了。”Sans把头埋在Gaster给的衣服里,不再吱声了。
    05
Gaster最近越来越少来找Sans了,似乎与一个叫做核心的东西有关。尽管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Sans还是对它充满了好奇。能让Dr.G那么上心的东西,一定是不同寻常的吧!
“嘿,你说Dr.G什么时候回来呢?”
“不知道,我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对面的人沉默了一下接着说道“还有你可不可以别老喂喂喂的,很别扭。”
“好吧,那我叫你什么呢?”
“叫我13号吧。”
“哦,13号,你在这里接受了多久的治疗了呢?”
“几个月,或是几年?我不知道。我想你应该说的更确切一点。”
“怎样说的更确切呢?”
“我不知道。”
“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呢?是不是有一天你连我都会不知道了?”Sans有些不高兴了,他赌气地说道。
“.......可能,也不可能。”
“你不能给个确切的答案吗?”
“不能。”
“其实这个就挺确切的。”
    07
Sans醒来之后感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不过他来不及细想了,他匆匆洗漱用餐完毕,穿好衣服之后等待着Gaster的到来。
今天的Gaster跟往常的都有点不同,他不再是走在Sans的前面,而是牵着他的手,慢慢的和他一起散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来到了花园里,在那里Sans看见另一个很小的骷髅,这个骷髅披着过长的红色披风,走起路来拖在地上。看见Gaster后他露出激动的表情,兴冲冲地跑过来,可没走两步就被过长的披风绊倒了。
几乎是条件反射一般的,Sans想也没想就冲过去护住了他。小骷髅害怕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但依然吸着鼻涕,结结巴巴地说道“我....伟大的....Papyrus....才...不需要...你....救我呢...”
Gaster赶来,检查了两人是否受伤之后松了一口气,然后对着Sans说道“Sans,这个是Papyrus,你的兄弟,你要照顾好他,别再让他这么笨拙地受伤了。”又对着Papyrus说道“这个是Sans,你的兄弟,你要听他的话。”
“不!”Papyrus抱住Gaster的大腿“我只听Gaster的!我不要离开Gaster!”
“乖,总有一天我会离开你们的,当你们的病好了之后,我就必须和你们分开了。”Gaster无奈地笑道。
“呜呜...那你什么时候离开....”
“或许很快,或许.....我也不知道。”Gaster又笑了。
    08
今天起来之后Sans依然感觉哪里不对,他仔细回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来到实验室,张嘴检查,来到白屋子,看书,睡觉,见到Papyrus.....似乎哪里不对,可是他的记忆告诉他,只有这些是发生过的。
对了,在感觉不对的那一部分,我是在干什么呢?Sans努力回忆,他模仿着记忆中的场景躺在大床上滚来滚去,骨骼与墙壁碰撞的敲击声以及痛楚让他皱起了眉头。
不对,也不是这个,少了一点什么。Sans想道。或许我应该记一些日记吧,Sans思考了一小会,开始寻找可以记录的地方。他打开笑话书,却看见书上某些地方的字被人剪了下来,只剩下空荡荡的一个框。
“这个字.....是 喊.....到底发生了什么?”Sans疑惑的把书从头到尾翻了一遍,发现很多页上都有这样被扣去的字,连起来,似乎就是没有记忆的那天发生的事情。
    06
救命!!我听见13号...或者是什么别的东西,我刚刚正在和他聊天,他突然惊慌的大叫起来,那种声音!我疯狂地敲门问他怎么了,可是他什么也没说,只是尖叫!
我听见他在呼救,那种绝望的声音!太可怕了!哦不!我也会这样吗!?我会把这一切忘掉的!不行!他没有骗我,他隐藏.....不!融化,他在哭喊!
谁来救救我!我不要这样!救命啊!
        09
所以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一个人会知道了。自从拼凑好那些乱七八糟的词语后,他才注意到这间白色的屋子其实不过是一间装修精美的牢房罢了。一日三餐有人定时送,没有钟表,没有人可以交流,是一种恐怖的宁静,Sans有时会敲敲13号的墙,但是没有人来。
而更为奇怪的是似乎Gaster极其熟悉Sans,知道他特别爱吃番茄酱,知道他喜欢巨大的床,甚至知道他喜欢收集袜子。Sans的每一种喜好,哪怕是最细微的一点他都了如指掌。这一点有些可怕,Sans想道。
“你好。”Sans对着送饭的小窗说道,正在往里送饭的一只手稍微顿了一下“你好。”
“我是Sans,你是谁?”
“我叫13号”
“这真是奇怪....”Sans歪歪脖子“我旁边的人也叫13号,不过他失踪了,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你旁边的那间屋子一直是空的,这里只有我一个13号,”13号有些怜悯地说道“孩子,你病傻了。”
“不,他是存在的。”Sans说道“他有一个兄弟,他们一起住在雪镇,他的兄弟总是缠着他让他讲故事,他很爱他的兄弟,他的兄弟也爱他。”Sans停了一下,眼前浮现出了Papyrus的身影“就像我和Papyrus。”
外面的人沉默了很久,然后伸手取走了饭盒。但他在收走饭盒之后,窗口处多了一把钥匙。
“小心点,Sans。”
    10
现在是深夜,Sans脱下了Gaster给的大衣,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衣在走廊内飞奔。还差一点,他想,差一点我就可以明白这一切了!
左转,右转,直走,冲着那间有光亮的房间跑去!
Sans气喘吁吁的推开门,背对着门的椅子上,Gaster正在静静地阅读一本书。“所以,你还是发现了。”他一边说一边合上了书。
“是的,但是还不完全,我要知道真相。”Sans凶狠地走上前,一股从未有过的感觉充斥他的全身,身体深处似乎多了一个正在跳动的心脏,蓝色的火焰突然从左眼开始燃烧,Sans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是他自己的力量。
“你成功了。”Gaster略有欣慰地说道“看来,是时候告诉你了。跟我来吧。”Gaster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成排的巨大书柜前,不知按了什么,书柜逐渐沉入地下,露出一扇巨大的密门。
Sans毫不犹豫地跟了过去。
    11
说实在的,Sans想了很多很多的真相,比如13号变成了怪物,所有人都是被Gaster害得得了病,但是他没有想到,一切竟然会是这个样子。
“这个,是我的儿子,Sans和Papyrus。他的母亲在生下他们后就死去了,两个孩子互相依偎着在地下长大,多亏了几个好心人才得以活下去。”Gaster轻轻抚摸着装满了黄绿色液体的容器,里面静静漂浮着两个人,Sans抬头望去,容器壁上反射出了他的样子,跟漂浮着的另一具骷髅完美重合。
“一天,我找到了他们。我向他们发誓我会给他们幸福,让一家人过上幸福生活。可是我食言了。”Gaster用头抵住容器“我害死了他们。”
“然而就在这时,我发现了‘决心’的存在。我决定复活他们。”
“但是这太过危险了.....我不想用他们冒险。”Gaster的手指划过几个键盘上的键,在Sans的面前逐渐亮起了数不尽的容器,在灯光下发出悠悠的绿光。里面有的是融化中的怪物,有的是面目全非的样子,还有的只剩下了一半。
“那个,是你。Sans-209。还有Papyrus-209。”Gaster指向两个空着的容器。
“那么....我是成功的实验品?”Sans问道。
“是的,不过.....我想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再去复活他们了。”Gaster勉强一笑,Sans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桌子上放着一些空的药剂。
“你....用了决心?”
“准确来说....那不是最近的事情了。我几乎是奇迹一般地撑了这么久,但是看到你出现,我的坚持.....似乎也不再有必要了....”
“你.....还有什么我可以帮你做的吗?”
“你不怨恨我吗?”Gaster睁大了眼睛,“我不顾你的个人意愿给了你生命,强行给你注射了危险的不稳定的决心,你.....不恨我吗?”
“Sans-209会恨你,但是Sans不会。”Sans拥抱住了Gaster,不过很快被他推开,在看见Sans的惊讶表情后他慌忙解释道“我感觉我已经快到时间了,我必须离开了,但在离开之前我请求你帮我一个忙。”Gaster指向一个红色的按钮“让他们所有人的灵魂.....安息吧,不要再被我拖在这里半死不活地苟延残喘了。”
“放心,我会的。”Sans看着Gaster的身影逐渐消失在阴影里,他转过来,凝视着那个真正的Sans。
“Bro?你在干什么?”小Papyrus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Sans身边,Sans看着他微微一笑,伸出手捂住他的眼睛“嘘,闭上眼睛,不要看。”
“嗯。”Papyrus点点头,乖乖的闭上了眼睛。Sans深吸一口气,按下了红色的按钮......
     12一些补充
#感谢你看到这里
#13也是一个Sans,全名是Sans-13,是除了Sans-209之外活的最久的。
#Papyrus也是有决心的,不过他不会用
#Sans-209毁灭了所有Sans的克隆体,包括原版
#这个研究是私下进行的,所以没有人知道
#送饭的13号也是Papyrus
#13号知道了一切,但是他的决心不稳定
#Gaster掉进了核心
#Papyrus忘记了Gaster,是Sans做的,因为他认为这样会更好。
#很遗憾的是,Sans最终也忘记了Gaster
#原版的Sans和Papyrus是被谋杀的,凶手谁我懒得想了
#在发现决心之前,Gaster也一直保存着他们的尸体,那些黄绿色的液体可以阻止他们的身体消失。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