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初三党最后中考冲刺.....中考后填坑吧(大概)

另一个世界 01

【设定是哥哥接受了怪兽的“帮助”永远的留在了迷林】
【原创人物出现,但只是炮灰】
【弟弟被送出迷林】
【by火昱】
----------------------------------------------------------------------------
    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了,记忆随着时间不断稀释,化成迷林中的点点星光,沃特忘了自己在做什么,他站在漫天的大雪里,看着积雪没过脚踝,蓝色斗篷的边角结了一层薄冰,他的手中握着一把破旧的斧子,不再锐利,但也不算迟钝。
    他手中是那盏熟悉的灯,那盏在他每个绝望,痛苦,迷茫的夜晚默默支持着他的灯。那盏灯里似乎曾经存在过什么很重要的东西,但是他记不清了。他每天都在迷林中奔波着,寻找着稀少的雪绒木,然后把他们制成灯油,这一无聊而又繁琐的过程,是他生活中唯一的乐趣,他喜欢看着黑色的液体从咔吱咔吱转着的机器里流出,准确无误地落入管道尽头的玻璃瓶里,然后他便会蹲在一旁,准备着随时收走灯油。
   有时候沃特也会迎来一些访客。那些年轻的孩子们疑惑的站在门口,他则是笑着邀请他们进来,请他们烤火并且为他们端来温热的饭菜。但是笑容只是伪装,他会跟在孩子们的身后,静静地等待着他们坠入深渊
   不必等多久,这些孩子们便会躺在地上,树边,池塘里,曾经闪亮的双眼蒙上灰尘,就像被乌云遮蔽的星空,他们迷茫的看着红色的树枝缠绕住自己,从口中吐出一片片绯红的树叶,绝望而又执着地拉住沃特的衣角。
    “哥哥......我们真的出不去了吧。”年幼的孩子艰难地吐出枫叶,眼神就像昏暗的沼泽,幽深而又绝望。
    “是的,我们出不去了。”沃特温柔的笑着蹲下直视着孩子的双眼,一言一语地认真回复道。他看见孩子的眼睛变成了一团恐怖的虚无,只剩下棕色的外壳却没有任何的神采,他棕色的眼睛里倒映着怀特的样貌,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孩子,带着一顶有些滑稽的红色帽子,年轻的脸上却露出沧桑的表情。
    那一瞬间沃特很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他又不得不这么做,他似乎病了,这场病让他失去了不少曾经无比珍贵的东西,像是记忆,像是感情。他总是在几个破碎的梦境中窥探着,可是他只看见了虚无。
    青蛙开始歌唱了,那是两个孩子的故事,两个来自外边的孩子,一个化为了雪绒树,一个放弃了生命守护着他。
“土豆泥与糖浆”
“哥哥与弟弟”
“蓝色的鸟儿与青蛙”
“会动的南瓜”
“云端的国家”
    沃特有时候会静静地站在池塘边,不远处的迷林里有一棵雪绒树,它比任何树都要大,可是怀特无法接近他,每次靠近,他都会感到有一股电流穿过全身,痛的让他跪倒在地面上。
月光透过树梢,照在小屋的窗口,透过月色怀特看见一群鸟儿飞过黑夜,他们寂静无声,沉默的在黑暗中舞蹈着,青蛙踩着节拍开始舞蹈,沼泽深夜里的舞会就此开始。
沉默了一冬的森林逐渐苏醒,怀特看着周围熟悉的世界变化成另一个熟悉的模样,转眼之间到了春天。万物复苏的季节,也是怀特最厌恶的季节。
这个季节的孩子多半无法成为合格的种子,他们被这些生机勃勃的景象所鼓舞,最终找到了离开的路。这种乐观让悲观的沃特感到窒息,就像是淹没在水中一样难以忍受,就像是有的人无法忍受别人过得比他好一样,沃特不愿意看到孩子们走出这片森林。
沼泽里的青蛙又开始歌唱了,在这个季节里,无论什么都是无比自由自在的。
今天又来了两个孩子。
沃特笑着安抚两个被吓坏了的孩子,大一点的孩子穿着一身海盗的服装,手里拿着一个小小的麻袋,里面鼓鼓囊囊装的是什么怀特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那个小一点的孩子。
那个孩子穿着绿色的长袍,手里握着粗制滥造的魔杖,正在空中挥舞着,嘴里念叨着莫名其妙的咒语,这让他感到有些诡异的熟悉。他似乎认识这个孩子,怀特点燃了炉火,看着两个被春夜里细雨浇的冰冷的孩子露出感激的笑容,他笑了笑。
“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孩子。”
“孩子?”较大的男孩奇怪地看了一眼沃特,“你看上去也只有高中的样子啊。”
“我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了。”沃特笑眯眯地拿起依旧发出耀眼亮光的灯,轻轻地抚摸着“我就一直一个人和这盏灯一起待在这片森林里,待了很久很久。”
“那你一定......额,我的意思是很寂寞吧。”大一点的男孩犹豫了一下,他不确定面前这个看似与自己一般大小的男孩是否友善,他就像这里的森林一样,幽深不可直视,否则下一瞬间你的灵魂就会被吸进去。
“是的。”
男孩摩挲着手里的袋子,片刻之后开口道“那个...我叫汤姆 方德博格,这是我的弟弟,乔布 方德博格,你叫什么?”
沃特有些惊讶,很久他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孩子了,有的孩子只是唯唯诺诺地接下食物,却在他走后直接倒掉,有的孩子更是趾高气扬,飞扬跋扈的样子看着就令人不爽,第一次,有孩子主动说出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询问自己。沃特犹豫了一下,知道了名字就会产生感情,那么到时候就不好下手了不是吗。
“我叫格莱格。”不知为何沃特脱口而出的就是这个名字,他一下子愣住了,汤姆也愣住了。
“我的父亲有一个同学,他的弟弟就叫做格莱格呢。”汤姆激动地站起来握住了沃特的手“这一定就是缘分啊!”
“你的父亲?”沃特被汤姆大力的摇晃晃得有些晕,他甩甩头,红色的帽子差点就从头上滑落。
“是的,我的父亲叫杰森 方德博格,父亲的那位朋友......”汤姆忽然不说话了,沃特看着汤姆,看见他黑色的眼睛不知为何已经湿润。
“好了,别伤心了。”沃特象征性地拍了拍汤姆的后背,汤姆点了点头,坐回了椅子上。
“接下来你们准备干什么去呢?”
“我们准备去寻找离开的路,格莱格你呢?”汤姆瞬间打起了精神,活蹦乱跳的样子让沃特怀疑他到底是不是刚刚那个沮丧的他。
“我?我要保持这盏灯的明亮,所以我不能离开这里。”沃特说了谎,其实他所持有的灯油早就足够他离开很久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目光总是扫到一边安安静静坐着的乔布身上,乔布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此刻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凝视着炉火,火焰在他的眼中跳跃,澄澈的双目里似乎只剩下了这束跃动的火苗。
他不怎么喜欢这个孩子,从他的眼睛中可以看出这是一个乐观的人,他不会放弃,也不会害怕,就像.......
就像什么?沃特激动起来,他想起了什么?他努力的转动大脑,只看见了一个模糊的影子,一个矮小的影子,举着一块石头说着什么的影子。
他应该想起什么?睁开眼睛时强烈的日光让沃特有些不适,但却刺激着大脑开始运转,他昨天怎么了?
对了,沃特想起来了,昨天来了一对兄弟,然后自己似乎晕过去了。
木门吱呀一声开了,走进来的男孩就是汤姆,他看到沃特醒了,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格莱格,你醒了?太好了!”
“嗯....我怎么了?”
“你昨天突然晕倒了,而且.....”汤姆犹豫了,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告诉格莱格。
“而且什么?”
“你.....在说完你不能和我们一起走之后突然就盯着炉火看了起来,我去拍你的肩膀却看见你的眼睛.......”汤姆咽了一口唾沫“是紫色的,还有一圈蓝色黄色的边,看上去......好可怕”
沃特在听到眼睛的时候就已经愣住了,彩色的眼睛?那不是怪物吗?
沃特低下头死死盯着自己长着老茧的手,在我失忆之前我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