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下午茶

BE(Braver X Ender)
(我也不懂的很迷的玩意)
是朋友的原创的同人(搞事情一发)
赶在他们之前抢占tag(就怕他们不发就我一个不是很尴尬吗)
艾特一下孩子的爹妈们 @八音盒儿  @CK

十月份的乡间,梧桐的叶子已经开始泛黄飘落了,伴着渐寒的天气,不少体质虚弱的人都躲在了屋内,围着火炉或者其他任何可以供暖的东西放松,若是有足够的空闲,便可以围在在覆盖着红白格纹桌布的桌边,待午后的阳光斜射入屋内时,享受一杯奢侈难得的下午茶。
Ender也是这些人之中的一员,当然,他和这一堆因为身体缘故而不得不留在这里的人不同,他身体相当健康,虽然还有些旧伤可能时不时冒出来折腾下那么几天,刷个存在感,可就总体而言,他的身体是相当强健的。
原因只有一个——
“你是客人啊!”那个傻乎乎笑着的笨蛋——Braver——强硬地拽着他,全然不顾他自己的意愿,将他拖到桌边,挨着几个挂着慈爱笑容的老人家身旁坐下。
“干活什么的就交给我们吧,你好好休息,大家都是很和善的好人,你不必害羞的。”Braver一如既往地笑着,红色的眼睛微微眯起,露出愉悦的神情。
笑脸,笑脸,笑脸。
那家伙的,傻乎乎的愚蠢笑脸。
Ender深呼吸了一下,最终还是伸出手拿起了面前那杯冒着热气的红茶。仔细端详茶具,这和曾经见过的那种白色的,嵌有金边和华丽的纹饰的杯子不同,就是简单又朴素的一个杯子,谈不上美观,但也不会让人看着心烦。
杯中的红茶还在冒着浅浅的白烟,白烟进入空气中后便迅速的消失了。身旁几个老妇人之间亲密的交谈声渐渐离他远去,Ender小心翼翼地对着杯沿,轻轻抿了一口。
不是什么好茶,至少与他曾经喝过的那些相比很差。这的确是属于一个乡下人所应有的茶叶,他端着杯子,再度端详这一杯貌不惊人的茶。虽然不好喝,但却意外的很能使人温暖起来。
“小伙子,饿了吧,来,我这里有白面包。”一个和善笑着的老妇人拍拍Ender,后者身体僵硬了一下但什么也没说。对方递来了一块松软的白面包,Ender有些不自在地接过面包。
下午茶+白面包?好样的......
心中小小腹诽了一下,Ender僵硬地道谢,面对老人家,总还是要有点礼貌的。那白面包应该是老人家自己做的,松软香甜,也和曾经吃过的面包蛋糕不一样,该说别有一番风味呢,还是该说就是单纯的一种味道没有变化呢?
目光再度随着思绪飘忽,阳光照过梧桐树的叶子,被切割成一块块的金子,屋外不远处的栅栏边,Braver正倚靠着栅栏,笑容满面地和一个农夫装扮的男人谈着什么。他的眼睛依然是那样愉悦地眯起,其中总是透露出愉快的神色,好像他根本就没有除了快乐之外的任何情绪。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极端呢?这样的想法一闪而逝,Ender垂眸,目光落在杯中轻轻摇晃的红茶上。此刻的红茶已经有些凉了,不再像刚刚一样冒着热气,它只是静静地卧在杯中,把杯子染成令人迷醉的棕红色,深沉的色彩压抑了许多东西,却也更诱人想要去触碰,去了解更多。
茶已经微凉,Ender不会在这种地方难为自己。他放下茶杯,目光再度又投向了屋外的Braver。那个总是傻乎乎笑着的家伙正拿着一捧野花,而一个脸上灰扑扑,笑容却格外灿烂的孩子还在源源不断地递给他更多的花。
各式各样,五彩缤纷的野花,在这种季节都能够盛开吗?Ender略一思索,突然想起自己这是身处另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那么,能在冬季盛开的花朵,这里应该也是存在的吧?
金色花朵细碎如同大颗大颗的麦穗,粉色的花朵鲜艳如同舞蹈家旋转的裙摆,紫色的花典雅如同教堂顶部的铜钟,蓝色的花幽静如同夜空中满天的群星......
然而唯独没有红色。
那种深邃的,深沉的,如同红茶一般严肃而又温暖的棕红色。
大门被人打开,挟着些许冷风大步走入屋内的青年轻快地走到桌边,把那一捧野花轻轻插在桌面正中央的玻璃花瓶内。他的身上带着淡淡寒气,但在看见他脸上的笑容后,那些淡淡的寒意也很快褪去了。
“Ender,要不要去喂史莱姆?”Braver灿烂地笑着试图搭住Ender的肩膀,不过被后者微妙地躲开了。他仿佛完全没有注意一样继续自说自话着,“河边的史莱姆可好吃了,甜甜的......”
Ender眼角一抽,史莱姆吗?
回想起刚刚来到这边时对方热情为重伤未愈的自己端来的那一大坨软趴趴,半透明的甜腻无比的黏糊糊绿色胶体......
“不,”Ender站起来,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发皱的衣服,偏头看了一眼Braver,“我回去了。”
“这么快吗?”Braver一愣,笑容首次消失,换上了一副惊讶与不舍交织的神情。这时Ender终于能够看清他的眼睛了,那是一双鲜红色的眼睛,明亮的色彩朝气蓬勃,充满生机。
“我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冷漠的语气,疏离的身影,还有高贵的神情,他的一切,都与这个淳朴而热情的小村庄,与面前这个单纯傻笑着的傻小子不同。
就像贵族们享用下午茶时的精致瓷器和这些人们所用的粗糙陶器一样,纵使两者功能相似,待遇和价值却是天差地别。它们本没有可能相遇,即使相遇,也必然只是萍水相逢。
如果真的与这种傻瓜成为朋友......
“好吧,那至少让我给你拿一些史莱姆......”
“不用!”想也别想!
Braver郁闷地噘嘴,拼命想着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特产。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一旁的花瓶上,他灵机一动,伸手从花瓶里拿出一根花来递给Ender急急忙忙地开口:“不行,你至少收下.......”
他的话说了一半就停了。
两人的目光都汇聚在了Braver手上拿的那朵“花”上——那是一根嫩绿色的细茎,在茎的顶部有一个毛茸茸的,椭圆形的绿色毛球。
Ender小小地为这朵看上去一点也不雅观而且也没有任何花香的花惊异了一下,这是什么花?他为什么从来没有见过?Braver看见这朵花后脸涨得通红,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有些颓废地强行把花塞给了Ender。
两人相对无言了良久。
“那个,你不是要回去吗?”许久之后,Braver犹豫了一下开口。
“是回屋。”
“啊?我还以为......那你什么时候回去!”
“不知道。”
“......要不我们去看看史莱姆吧?”
“不用。”想也别想!!

“Ender!这是什么啊?”
“什么?”
“在你外衣里发现的.......好像是一根狗尾巴草?”
“狗尾巴草?”
原来不是花啊!

评论(5)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