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邦信】就是史向的车

不会起名字所以就这么简单粗暴吧
史向邦信所以肯定be啦哈哈哈(笑容中透露着心酸)
还有就是ooc啥的......
最后暗搓搓打个tag(没准我写的不错呢!(痴心妄想))

全文走微博(*˘︶˘*)

当刘邦推门大步走入内室时,韩信正坐在塌上,手中拿着几卷张良昨日送来的兵法。竹简随着他的动作发出响声,清脆的碰撞声令本就心烦意乱的刘邦更是烦躁不已。
早在刘邦迈入正门的一瞬韩信就察觉到了他的到来,但他还是装作没有察觉的样子,一直静静地坐着,看着手中的兵法书。
刘邦大步走到塌前,一把拽住韩信的手。这一拽,令他稍微愣了一下——他瘦了,不止一点。
韩信松手,竹简砸在地上,滚了几下彻底展开,黑墨写的字旁有赤色的批注,像血迹一样鲜艳,刺的刘邦一阵阵头疼。
他粗暴地压着韩信,两人一同倒在塌上。韩信始终凝视着刘邦,那双曾经神采飞扬的眼中没有任何情感,没有恨,没有爱,没有初见时那种藐视一切的狂傲自负。一瞬间刘邦甚至无法在韩信眼中看见自己的影子,他像是盯着一片空气般,目光直直刺透了刘邦。
“......”
刘邦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抿着嘴唇,阴沉着脸脱去韩信身上单薄的衣物。在韩信整个上半身都赤露在外后,他居高临下地俯视韩信,目光不禁被他手腕上那道暗褐色的狰狞疤痕灼了一下。
“淮阴侯。”
刘邦缓缓开口,嗓音沙哑。他只是忍受不了这种寂静的氛围,忍受不了身下这人面对自己时那种毫无生气的表现,于是他徒劳地呼唤着韩信,凝视着那双黯淡的眼睛。
“淮阴侯......看着朕。”
刘邦伸出手,拽着韩信的下巴让他靠近自己,韩信不禁抿了一下唇——这就足够了。他伸手,钳制住韩信的手臂,轻轻地在他的唇角烙下一吻,动作温柔的就像一对恋人。
“呵......”
韩信终于出声了。他凝视着刘邦的眼睛,勾起嘴角,冷笑了一声。这一声轻飘飘的,转瞬即逝,却令刘邦顿时怔住了。
“陛下,臣怎未看着您?”明明用的是尊称,却让人察觉不到一丝尊敬,余下的,只有满满的疏离感。
......

链接走评论。

评论(13)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