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ifi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死。

【冬巡组】雪

*请原谅我低劣的起名能力

今年的冬天和以往有些不同。

窗外的雪地依然洁白,一尘不染的仿佛千年未曾变幻,雪花纷纷扬扬遮住晴空,令人压抑的灰色苍穹却昭示着安全。

那孩子趴在床边,眼中映着漫天飞舞的雪花,他微张着嘴,呆呆的样子根本就是一个面对新奇事物时目不转睛的孩子。

高跟鞋一步步踏在冰冷的地上,激起清脆的响声。法斯听到声音后缓缓扭头,可目光依然死死锁在窗外未曾移开。

“法斯,今天的工作还是破冰。”

一如既往的严肃语调,安特库伸手将剑递给依然痴迷地望着窗外的法斯。

“安特库,你看……呜哇!”

后者呆呆地接过剑,但却完全忘记了那剑的重量对于他而言是多么的沉重。他手一抖,整柄剑便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法斯!好刺耳……”

“抱歉抱歉,但是安特库你看!这雪真的好美啊!”

说着,法斯露出了那种单纯的笑容。那是一种柔软的,不属于这个寒冬的笑容,在这个孤独的时候万物明明都一片死寂,可在这死寂之中,却偏偏有一个人在笑着,带着青翠的,属于那个与他无缘的世界的笑容,立在这冰天雪地之间。

像是冰雪戈壁上突然生出一株小草,摇曳着恍惚间给疲于旅行的行者一种春的错觉。

她是那么幸福……

法斯凝视着窗外,接着他跪下来,紧贴着窗户双眼努力向上翻,接着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一样惊喜地叫了起来。

“安特库!你看!从这个角度看雪花好美啊!”

“看下雪的话不会直接到外面去看吗?”

对于这个孩子的脑回路,安特库时常难以理解。是因为他不合群吗?还是对方太过难懂?或许二者皆有吧。

“可是雪花会落到眼睛里……”

那孩子嘟着嘴,捧着脸继续望着窗外。安特库轻轻摇摇头,再这么耽误下去可就完不成今天的任务了。他伸出手,一把拽住还在望着窗外凝思的法斯的衣领,拉着他向外走去。

“诶……诶诶!”

被强行拉来工作后的法斯不出所料的撅着嘴,闷闷不乐的样子,跟着安特库完成任务后便一个人气鼓鼓地坐在雪里,不一会儿便落了一头雪,像是戴了顶白帽子一样。安特库远远望着还在闹脾气的法斯,将自己的剑从冰块里抽出,望着它思索了几秒。

好像……该去道个歉吧。

“法斯?”

那雪帽子一抖,落在了地上。

“哼……”

“别生气啦,这个送你,好吗。”

半是哄劝半是真挚的语调,法斯依然撅着嘴,气鼓鼓的,回头看见安特库举着一块薄薄的冰,圆圆的,像是水一样的透明,他愣了一下,不知这是干什么的。

“把这个举起来,你就可以看见下雪了。”说着,安特库把冰举在头顶做了个示范,不出所料,法斯的眼睛一亮,但又迅速回到了之前撅着嘴不快的模样。

“……法斯?”

撅着嘴的孩子突然展露笑颜,像是夏季的天空一般善变,方才的阴霾一扫而空,转眼又露出那种柔软的笑容,连寒冬也被软化了不少。

“安特库……”

“怎,怎么了?”

“你最棒了!!”

评论(1)

热度(9)